以冰温血

秉法如剑斩宵小,天道昭彰终有报

遇仙

好久不写文了,憋了好几天憋出来一点,这简直是尬文😩

遇仙

大业七年,漆水现水怪,扰民尤甚,青云门遣弟子陆雪琪除之,百姓得安。

蝉鸣声纷乱不绝,在无风的正午格外躁人,树叶一动不动,苍苍翠翠的树冠在强烈阳光的照射下冷碧色也显出一两分亮意。
陆雪琪负剑屏息靠近漆水河,河面平静能映出天色浮云,河水却远比正常时丰沛。河中最近有水怪出没,河水泛滥侵害农田,水怪也不时袭击靠近河边的村民,师傅派她来铲除水怪,这也是她进入青云门后的第一次试炼。她握紧了天琊剑,感受到它在掌中微微躁动——她修为尚浅,尚未能完全掌控这绝世神兵。

三十步,二十步,十步。
陆雪琪在距河边两丈处停下,缓缓握住剑鞘凌空向水面一指,水面迸出巨大的水花连带着腾起朦胧的水汽。她握紧天琊严阵以待,雾气渐渐散去后河面上显现出一个巨大的头颅,状如猿猴,怒目圆睁。
那怪物猛然从水中跳出来向她扑来,动作迅疾无比,更令人难以置信的是这水怪身躯庞大远非这小小的漆水河可容纳,震惊之下陆雪琪竟被水怪逼退一步。她不敢轻敌,凝神以对,水怪善喷水柱,力度之大能将地面冲出两尺深的深坑。陆雪琪姿态翩然辗转躲避水柱之,虽则师傅夸她天赋异禀,到底吃了未经实战的亏,被水怪拖得略见疲色,她心下越发焦躁,正想拔出天琊剑时忽听见三声铮鸣,耳畔接连略过过三发连珠箭,虽自同一方向而来却因力的方向少许不同最终奔向不同方位,分别扎进水怪双目与眉心,这娴熟的弓箭手法不禁引得陆雪琪侧目。
来人逆光立在马上,看不清面目,看身形约是一十五六岁的少年,锦衣骏马、羽镞雕弓,不用看表情也能感受到那蓬勃散发的意气煊赫。
只一瞬陆雪琪便移开了眼睛专心应敌。
水怪双目已眇,眉心的羽剑却被他坚固的被甲阻挡,落到了地上,水怪的麟甲也有所残破。刺目之痛牵动心扉,它仰天长啸,口中波涛吞吐最终化成巨大的水球向箭射来的方向喷去,少年驭马游刃有余地躲避水柱,兼之羽剑连发,弓马娴熟程度令人惊叹。陆雪琪抓住时机频频进攻,二人配合默契竟似多年战友,怪物身上伤痕累累,大怒之下猛一跺脚,霎时间地动河摇树叶簌簌而落。那骏马到底是凡品一惊之下竟不受掌控人立而起,将少年掀翻在地,同时一道巨大的水柱向着少年方向激射而去,陆雪琪抢身向前将天琊剑转成一道密不透风的屏障拦截水柱,水柱撞到屏障上激出巨大的水花,陆雪琪也抵不住后滑了一步,未等站稳水怪已又携波涛扑上来,她微微眯眼已做好正面厮杀的准备,一支箭却携破空之声疾射在水怪下颌处激怒了水怪。水怪舍了陆雪琪向少年扑去,少年半卧在地上,手中弓弦还在微微颤动。陆雪琪蹙眉将剑向天上一掷,催动仙剑发出曜曜蓝光将水怪笼罩于其下,水怪难堪剑气寸步难行,陆雪琪猛一发力天琊剑向水怪疾驰而去,如同穿过一堆烂泥一样洞穿了水怪头颅,水怪立时瓦解化成一滩水扑到少年身上。
陆雪琪欲收回天琊剑,天琊剑却不受控制,剑身猛然一震,剑气所化蓝光立刻向外扩散,竟波及到那少年,她不顾一切强催心力收回天琊剑,却遭其反噬经脉逆行,嘴角也溢出一丝鲜血。等她刚把翻涌的仙力疏引归纳好便上前轻声问道:“你没事吧?”
少年浑身被浇了个透,正在抹脸上的水,听她出声抬头向上看,只一眼便怔在那里:入目是一张极美的容颜,一双眼睛又黑又亮,容齿尚稚却已如美玉一般散发着淡淡的光芒,整个人清清冷冷仿佛她不属于这人间似的。
如隔云端。

少年刚欲回答她的话,一张口却是一口血咳了出来,陆雪琪见状赶忙蹲下掏出随身携带的灵药喂他服下,道歉道:“抱歉,这是我师门灵药,对治伤有奇效……”
少年却仿佛没有听见她说什么,只是呆呆地盯着她,突然从怀中掏出了一张帕子递给她,陆雪琪有些愣怔,他急忙比划了比划嘴角,陆雪琪伸手一触才发觉自己嘴角有血迹。少年递出手帕之后似乎有些微微的懊恼,因这手帕也是湿淋淋的。陆雪琪却全不以为意,一边道一声多谢一边接过手帕拭净血迹,然后顺手将手帕收入袖中,继续问道:“你觉得好些了吗?伤到了哪里?”少年摆摆手挣扎着站起来,虽然浑身酸疼但他努力控制着面部表情,陆雪琪关切地看着他。
他活动活动了筋骨,拍了拍马背道:“没事,就是从马上摔下来有些疼。”
陆雪琪点点头:“那就好,多谢出手相救,就此别过。”
少年见陆雪琪要走,连忙道:“哎哎哎,咳咳咳,我……可能有些内伤。”
陆雪琪又倒出一颗丸药,递给他道:“抱歉,此事是我之过失,这药也有强身健体的作用,在你痊愈以前我会一直给你送药的。”
少年接过药握于手心,目光灼灼地盯着她,道:“无心之失不必放在心上,我叫李世民,你叫什么名字?”
“青云门,陆雪琪。”
“原来雪琪你是青云弟子,怪不得小小年纪就有如此大本领。”
听闻他亲昵的称呼,陆雪琪微微蹙眉,却也不知如何反驳,只抿了抿唇疏离道:“我修为尚浅,累及兄台,实在过意不去,此次还要多谢兄台出手相助。”
李世民豪爽笑道:“区区小伤,何足挂怀?我倒要多谢你,本来今天我是打算独自为乡邻除害,没想到这怪物庞大异常又几乎刀枪不入,如果不是雪琪还不知道会发生什么呢。雪琪对乡人有大恩,还望能容我置办酒席好好替乡邻感谢雪琪。”
“不必,为民除害本就是青云门宗旨。如若没有其他事,请先允我回师门复命,这些药全部留给你,明日我再为李兄送药。”
李世民接过锦囊,挠了挠头道:“中州距此千里之遥,你一个女孩子怎么好如此奔波?不如先随我回府休整,明日我自会替你备下快马,也省得你旅途劳顿。”
陆雪琪听闻他的话低头微微笑了一下,温声道:“修道之人,可御剑而行。”
李世民怔怔看着她那一笑,觉得心花开了一万簇,心里泛着苜蓿味的泡泡,炽烈的阳光下十四岁的少年额头滚下豆大的汗珠,心跳乱得不像话,这剧烈的心动让他心生敬畏,他第一次知道情的力量如此迅疾而可怕,以至于翻腾的热血阻塞了喉头让他不能发出一字。
陆雪琪见他不做声,抬头看了他一眼,只见他除了面色潮红之外并无异常,也就自走到水怪消失的地方俯下身捡起一枚细长的晶状物体。
李世民亦步亦趋跟在陆雪琪身后,见状好奇问道:“这是什么?”
陆雪琪将那物什展示给他看:“这个东西叫做细晶,是水怪的内丹,如果不将它封印水怪还有可能重生,继续兴风作浪为害世间。”
李世民把细晶在手中把玩片刻,递还给陆雪琪,陆雪琪将其收入袖中,向李世民一揖,道:“我须回师门复明,李兄今日就此别过。”
李世民慌慌忙忙低头回礼,等他再抬起头来时眼前已无陆雪琪的踪迹,他转了一圈向四周眺望,微风吹动树叶,河水波澜不兴,仿佛什么也没发生过。
——————————
哈哈哈哈哈哈哈,本来想用方言写对话来着又觉得太搞笑了会出戏hhh,雪琪是中州人,也就是河南人,李二凤是陕西人,都是方言很浓郁的地区😂😂大家可以自动脑补他们的口音。
例:雪琪:“恁mú shèi 吧?”
李二凤:“饿可能受了内伤。”

评论(11)

热度(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