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冰温血

秉法如剑斩宵小,天道昭彰终有报

遇仙


李世民努力压住欢欣的脚步带着陆雪琪向府内走去,一边为她介绍府中布局结构与沿途栽种的植物。李元吉在廊中乱跑,看见他二哥过来像一支离弦的箭一般奔过来,且没有停步的意思,就这么直直地撞上了陆雪琪。陆雪琪虽被他撞得隐隐作痛,还是忍着疼将他扶起来,温声问道:“你没事吧?”李元吉原本做着鬼脸抬起头来,却在看见陆雪琪的那一瞬愣住了,陆雪琪声音原本如融化的雪水,凛凛泠泠,但柔下声音安慰别人时因着极大的反差有一种惊心动魄的温柔,她继续关切问道:“你没事吧?”
八岁的李元吉看着那双眼睛,里面仿佛隐着天上那些永不会抛弃自己的浩瀚星辰,他幼小的心弦微微颤动,他突然有混沌乍开般的彻悟——第一次开始对美有所领悟。
李元吉收了顽劣的表情,乖乖地站起来拍拍身上的泥土,有礼貌地道:“姐姐你好,我是李元吉,对不起撞到你了。”
陆雪琪微微笑道:“没关系,下次小心。”
李世民大笑轻轻拍了拍李元吉的头道:“这家伙平时是个混世魔王,这还是他第一次低头道歉呢。”
李元吉拂开李世民的手愤怒地道:“不要拍我的头,我已经是大孩子了!”
正当他们几个夹缠的时候,窦氏已偕长子与长媳迎了出来,执平辈礼与陆雪琪相见,陆雪琪并未觉出什么,李世民的眉头却是猛然一跳。陆雪琪神情淡漠地听着窦氏给自己戴一顶顶高帽,窦氏看着儿子灼灼的目光心思转了几转,又如长辈关怀晚辈那般拉着陆雪琪的手笑问道:“陆姑娘,今年贵庚?”
陆雪琪礼貌一笑,声音中还带着童音的清脆:“十三岁。”
李世民笑着插话道:“那雪琪咱们年纪仿佛啊,我今年十四岁。”
窦氏笑道:“没想到陆姑娘这么年轻,我还以为陆姑娘是得道之人……”
陆雪琪微微笑道:“我修为尚浅,尚算不得得道。”
窦氏又问道:“那陆姑娘修道之前家在何处,家中还有什么人?”
陆雪琪依旧微笑道:“记不得了?”
李元吉惊讶道:“怎么会?这才几年?”
窦氏剜了他一眼。
李世民看着陆雪琪在笑,不带一分寂寥,却就是觉得心里那么难受,空落落的,觉得她离自己很远很远似的,让他生出了抓住她的手的冲动,可惜自己现在还没有立场。李世民赶紧开口解围,道陆雪琪奔波千里,纵使有术法加持定然也是很累了,要安排她赶紧休息。
李世民领着陆雪琪去厢房,厢房在府中一角虽离主院很远但却紧挨着李世民院子,李世民一路分花拂柳为陆雪琪开路,一边乐呵呵说个不停:“雪琪我昨日就早早让人收拾出了厢房,我猜你好静,厢房偏远你若不想日日与我母亲兄长打招呼就不用去,对了,你住的地方恰好和我的院子挨着,哈哈,母亲说我每天早起练箭太吵了让我住得偏远一点,不过你放心,这两天我受伤不能练箭会很安静的,元吉那小子住得离厢房八百里远你不用担心他来吵你……”
陆雪琪听着他热情地搭话,虽觉心中暖暖的,可又疑惑万分,她迷茫地看着李世民,李世民停下来温柔万分地问道:“怎么啦,雪琪?”
陆雪琪问道:“你为什么对我这么热情?”
李世民的脸腾地红了,他挠挠头,结结巴巴道:“我、我们汉中人都、都这么热、热情好客。”

评论(4)

热度(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