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冰温血

秉法如剑斩宵小,天道昭彰终有报

遇仙

陆雪琪一去凡间两个月有余,时间越久水月越是忧心忡忡,她几乎将陆雪琪视作亲女,深知这孩子虽是表面上冷冷冰冰,但心性最是纯良,恐她受人所骗,又恐她动了凡心白白浪费这天赋异禀。
知道陆雪琪回师门复命,她一颗心才渐渐落地,她小心试探发觉陆雪琪于情之一字依旧是懵懵懂懂,她自笑自己真是草木皆兵,所幸陆雪琪年纪尚幼情窦未开,免了许多风流孽债。
才刚放下心,忽又瞥见陆雪琪那把雕花木弓,水月的神经又绷紧,警惕问道:“雪琪,这把弓是何来路?”
陆雪琪神色不变道:“是乡人感念我斩杀水怪所赠。”
水月仔细观察她神色无虞便也不再追问。
陆雪琪回到青云第一个下午,站在小竹峰峰顶极目西望,总觉得生活了这么些年的地方让她有些不习惯,心中空空落落,不可名状的怅然仿佛山间千年不散的云雾笼罩着她,伸手却又抓不住。
浅浅辗转睡了一夜,第二日陆雪琪整理衣衫,将另一枚玉璧悬于腰间,玉璧突然传来清脆的扣击声,接着是一声饱含笑意的:“雪琪,早。”
陆雪琪抿嘴笑了起来,抚了抚玉璧,没有回应。
此后每日清晨,陆雪琪都能听见李世民满含元气的问好,日日不落,甚至成为了陆雪琪的一种习惯,每次听见的时候微微一笑轻轻扣两下玉璧,便是她冷淡而热切的回应。
陆雪琪一向冷清,以往师门有任务派她去她便去,不派她她也不多打听,可自那之后她的心思却如春冰乍开翻涌流淌起来,有任务时总是淡淡请命,美其名曰初次下山时看到自己实战不足,想要多历练历练,也与天琊剑更好的磨合,水月自然欣喜,有什么比聪明又勤奋贴心有礼貌还长得漂亮的徒弟更让人欣慰的?
陆雪琪下山先是认认真真完成任务,之后便是或从容或匆忙地与李世民见上一面小聚片刻,有时候可以一起品品新酿的秦酒,李世民眼神清亮,深情又专注地盯着陆雪琪,陆雪琪便道这酒上头。若不然的话酒量甚好的她脸颊怎会发烫?运气好有一次恰逢上元夜,李世民非要带她去放河灯,他们混在人群里,怕走散李世民一直紧紧牵着她的衣袖,在灯火寥落的摊子买了河灯将心愿悄悄藏好去河边放。陆雪琪望着水面上寥寥几盏河灯,更觉出民生凋敝,上元夜本该是少男少女最开心的节日,连少年人都失去了活力,那么这个天下可以说是病入沉疴了。李世民看着她沉静的侧脸,突然问道:“你的心愿是什么?”陆雪琪轻声道:“天下太平,生民安康。你呢?”李世民愣了一下,笑道:“雪琪果然是大格局,我的愿望和你差不多,说出来就不准了。”陆雪琪喃喃道:“说出来就不准了,是啊,当今天下哪有什么太平安康?”
李世民默默想自己的心思,没有接话,他有些汗颜,不好意思说出自己的愿望是永结同心,这时候他还是唐国公府十五岁的二公子,繁华富贵唾手可得,天下距他还有些遥远。
运气不济时陆雪琪与李世民只来得及说上几句话,便这几句话陆雪琪也觉得值得她匆匆忙忙奔赴万里,每次和他在一起即便不喝酒也似微醺。
这样平淡又紧密的知交,一处便是两年。

评论(4)

热度(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