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冰温血

秉法如剑斩宵小,天道昭彰终有报

我有所念人(一百三十六)(苏三省×李小男)

一百三十六

陈深在苏三省有意安排下虽然能够藏身,却绝不可能再见故人半面,他计划的安置扁头海燕带走徐碧城完全不可能实施。
徐碧城唐山海等人也全部被细细审察,但毕竟有李默群这个靠山,也终究是雷声大雨点小。毕忠良在梅机关被关了很久,他只一口咬紧绝不知道陈深是共党这次的事件只能算是渎职,他自知就算是渎职亦绝不可活命,但也只能求为刘兰芝谋得一线生机。
影佐知道苏三省与毕忠良素来不和,也时常让苏三省负责审讯,以此来折辱毕忠良。苏三省看着毕忠良骨头如同被抽走一样奄奄一息,心中既快意又悲凉,他们这些汉奸哪一个落得好下场了?
他想着昔日仇怨,刻意折辱毕忠良,最高兴的是毕忠良那既愤恨又无可奈何的样子,他有时会觉得毕忠良很天真,都到了这份上了他还试着隐忍,是觉得只要认罪态度好日本人就会放他一线生机吗?看着他隐忍的表情,苏三省突然有些烦躁,呵,是自己手段不够,让毕处长不看在眼里吗。
杀人莫过诛心,苏三省突然想起了他还有一个
仇人没有清算,他找来许多恶犬,将这些狗饿上了三天,最后将已经毛色黯淡的阿四绑在架子上驱策那些狗去撕咬。
血腥的场面苏三省看了都太阳穴直跳,他饶有兴致地看着毕忠良的反应,毕忠良低下了头,咬紧牙关,努力忍住喉头的呜咽与眼眶中的泪水。等到那些狗差不多吃饱时阿四也几乎被撕咬殆尽,审讯室栅栏外到处都是血爪印,狗爪的形状,憨态可掬,像是冬季里盛开的一簇簇红梅花。还时不时有未吃饱的狗啃咬骨架上的残肉,尚未死透的阿四凄厉又无力地悲鸣。
苏三省简直要吐出来,他走到审讯室外透透气。外面的阳光与空气使他舒服了一些,他揉了揉太阳穴快意地笑了起来。
等他再走进来时看见毕忠良垂着头牙关紧咬额上青筋暴起,苏三省恶趣味地问道:“怎么样毕处长?看着昔日爱犬成为一堆骨架的滋味不好受吧?”
毕忠良忽然扯动锁链发出哗啦啦的响声,苏三省连忙后退一步,手下也都围拢起来防止毕忠良暴起伤人,却见毕忠良挪动僵硬的关节缓缓跪了下来,低声下气道:“三……苏处长,以往都是我不对,对您多有得罪,您要打要罚尽管招待,只要您能出了气,我绝无怨言。您看您嫂……贱内,贱内兰芝一向与您无冤无仇,所有的事都是我一个人犯下的,她还时常劝我不要…不要害您,就请您看在尊夫人和贱内的交情上请您……我混账、我不是东西……拜托您……”毕忠良这段话说得哆哆嗦嗦,泪痕纵横,苏三省闭上了眼心中生了一两分敬佩,他拍了拍毕忠良的头道:“你也算个枭雄。”
毕忠良挤出笑来:“多谢、多谢苏处长夸奖。”
苏三省走出审讯室,整了整衣襟长出一口气,内心百味陈杂,就算他在恨毕忠良再厌恶他,也不得不承认,在对待爱人这方面自己敬佩他,他可以说是从未辜负刘兰芝。苏三省暗下决心,自己亦不会比他差。

评论(10)

热度(6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