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冰温血

秉法如剑斩宵小,天道昭彰终有报

我有所念人(一百三十七)(苏三省×李小男)

一百三十七

毕忠良最后还是死在狱中,苏三省最后去看时他的模样比之阿四也只是略强,苏三省心里刚泛起嘲讽就又压下去,自己可没资格嘲讽他,自己的“死法”可是比阿四惨得多。
他吸了口烟,淡漠地望着毕忠良的尸体被拖下去处理掉,在烟圈中宣布他们恩仇俱泯。
刘兰芝在苏三省的斡旋下早已被从狱中捞了出来,为了避嫌安排她住在宾馆中,李小男偶尔去看望她。苏三省知道李小男内心的挣扎,与情感她希望能够安慰刘兰芝,可于理智她知道刘兰芝也算不上无辜,这使她陷入一种焦灼之中,好在她信仰坚定,这种情况并不能使她陷入自我疑惑的境地。
刘兰芝平静地接受了毕忠良“畏罪自杀”的消息,她平静得让李小男异常担心。
这两天哗哗啦啦下起了雨,阴阴沉沉,李小男站在窗边向外看,突然叹了口气。
苏三省走过来握住她的胳膊笨拙安慰道:“小男,别…别感冒了。”
李小男没有转头,平静道:“三省,我想好了。咱们帮帮兰芝姐吧,法不斥于情,兰芝姐不是罪人,如果我们连情都不顾了那和敌人也就没有太大区别了。”
苏三省微微出一口气,放松道:“都听你的。”
李小男悲伤又感慨地道:“有些错是永不能犯的,犯了就没有被原谅的资格,被人指摘、祸及妻儿、遗臭万年,没有回头路可走,这世上哪有免费的午餐,看似平顺富贵的路是以灵魂为代价的,三省,我辈走于刀尖之上者都更应该警醒。”

苏三省和李小男商议秘密送刘兰芝出国,或者起码到香港,毕竟日本人在国内势力虽称不上无远弗届,逃离他们的掌控隐姓埋名也不容易。
弄到船票已极其艰难,刘兰芝走得那天苏先生与苏太太没有去送别,他们站在窗前遥望码头的方向,凝神谛听根本听不见的汽笛声,李小男紧紧握住苏三省的手,觉得乱世飘蓬朝生暮死,此刻能并肩携手站在一起,便极为难得。

码头上吹来习习陆风,刘兰芝紧了紧披风,对着黑暗中的上海虔诚地祷告,愿她的友人们能得到主的庇佑;愿她深爱的丈夫能够早日赎清罪孽与她在天堂重会;愿主给她足够的坚强与勇气,使她在日后独自面对艰难险阻时不会太过怀念庇护了她一生的爱人。
祷告完毕,她牵着孩子进入了船舱。

评论(4)

热度(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