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冰温血

秉法如剑斩宵小,天道昭彰终有报

遇仙

经过陆雪琪聆听的安慰,李世民觉得心中怨天尤人的愤郁仿佛一洗而尽,尽管接下来经历杨玄感叛乱舅父高士廉被放逐,李世民也能够像一个成熟的大人一样沉着应对了。
虽奔波于乱军之中,他每日里也抽空与陆雪琪说上几句话,虽陆雪琪从无回应,可他知道她在听也就心满意足了。可这样看不见摸不着无回应地对话,却总是让人觉得不畅快,就像热气呼呼吃了半碗油泼面那种未得尽兴戛然而止的不自在。
尤其是他带领着打了胜仗之后,总想着与她分享,却觉得只是干巴巴地说也没什么兴味。
那日李世民领兵巡逻,远远瞧见一个素衣提剑的身影,紧紧凭一个模糊的轮廓李世民便认定了那便是陆雪琪,他兴奋地大喝一声,一夹马腹便向那奔去。
正在为伤者包扎的陆雪琪突然听见急促的马蹄声,以为是抢劫流民的土匪,握剑转身便看见了蓬头垢面领着一队骑兵急奔而来的李世民,口中还大喊着雪琪。两年没见李世民更高了,也渐渐脱去以往的稚气,整个人更见刚毅起来,陆雪琪放下剑,缓缓给出一个微笑。
李世民心漏跳了一拍,尽管陆雪琪现在看起来状态并不好,头发有些蓬乱,衣服有污渍,连脸色也是苍白的,可她一笑却总能让李世民忘记这是白骨累累兵荒马乱的战场,自己是遍身伤痕的少年将领,总觉得她一笑间开遍了山花,四野茫茫只有他们两个人。
李世民奔到她面前抢身而下,身后兵士皆驻马而观,李世民大喜想要与她说话,未见时又千言万语想要与她说,临见时却不知怎么开口。别来无恙?那太客套了,李世民张口无言。后来还是陆雪琪微笑着打破沉寂,淡然道:“别来无恙?”
李世民心里忍不住地怅然,想要打破这疏离而虚伪情境,他上前一步扯住陆雪琪的袖子急切问道:“雪琪你怎么在这里?脸色这么苍白受伤了没有?”
陆雪琪挣出袖子来,依旧是和煦而疏离的微笑道:“天下兵戈四起,伤民无数,我们青云门弟子下山救济灾民,并没有受伤,只是有些疲累。”
李世民心疼道:“我的营帐就在此不远,你先去我那里休整一下吧。”陆雪琪刚想拒绝,李世民又小心翼翼地补充道:“就算是朋友看见你这样也会伸以援手,更何况这不过是举手之劳……”
她蹙了蹙眉,看见李世民眼里炽热的希冀,觉得当着这么些人的面如果拒绝倒显得欲盖弥彰。她一抱拳,客气道:“恭敬不如从命。”
李世民原本以为她会拒绝,这下她答应实在是意外之喜,一喜之下竟然跳起来转了个圈,士兵们压抑着哄笑声。他麻利地指挥手下兵卒腾出来一匹马,将自己的马牵给陆雪琪,两个人并辔而行,李世民坐在马上侧着身连比带划眉飞色舞地与她讲话,希望能够弥补这两年的裂隙。
陆雪琪当着这许多士兵,也只得礼貌温和的回应。
李世民热情地将陆雪琪领进营帐,一边热切道:“雪琪军中艰苦,还希望你不要嫌弃,我这已经是尽可能的舒适了。这老虎皮是一次巡逻的时候我亲自猎来的,这乱世老虎也吃不饱,虽则毛发不水滑,但还是很保暖的。雪琪你饿不饿?要不要先吃点东西?”
陆雪琪连着几天几夜没合眼,极其困倦,只是无精打采地摇了摇头,李世民见状不在打扰,交代她好好休息之后就退了出去。陆雪琪倒下阖眼便睡,迷迷糊糊中听见李世民交代卫兵守卫好营帐。

评论

热度(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