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冰温血

秉法如剑斩宵小,天道昭彰终有报

我有所念人(一百三十九)(苏三省×李小男)

苏三省再一次见识到李小男的行动力,她的“暗流”行动便定在第二天下午,现在准备得尽可能周全都来不及来不及,可他明天还要如常上班,然后按照剧本安排表现出“苏三省”应有的痛失所爱的疯狂。苏三省十分焦躁。
他拿出纸笔将李小男从踏出家门的每一步都细细推演,越推越烦躁,而李小男却像没事人一样横着歌织围巾,苏三省眼巴巴地看着她把那围巾织得渔网一样,不舍也如同那结成一个个疙瘩的毛线一样纠纠缠缠。苏三省抛了纸笔,扭头对李小男说:“小男,我现在脑子里一片空白,你告诉我你有可能遇见的危险是什么?我为你安排。”
李小男轻松道:“支出阿强派一个不机灵的人跟着我,对外宣称我是为了祭奠葬身江中的陈深都交代过你了啊,嗯……让我想想,最大的障碍应该是江水太冷了,哈哈哈,你苏大处长也不能把江水给我加热一下吧?我自己做好保暖措施也就行了。”
苏三省嘟嘟囔囔念叨:“水冷……水冷……水……冷……我想到了!”
李小男疑惑地看着苏三省一下子跳起来,翻出了她日常穿的一个小马甲,拿起剪刀将好好的小马甲豁开口子把棉絮掏了出来。李小男放下了围巾,心疼地道:“你干嘛啊?”苏三省却并不答话,魔怔一般风风火火往外走,李小男连忙站起来:“三省,你去哪?”
苏三省披上风衣带上礼帽围上围巾急忙向外走,苏姐听到动静也走出房门问道:“三省,你去哪?”
苏三省低声喝道:“姐,别开灯!”又放柔声音道:“我有点事出去一下,一会儿就回来,你别担心。”

夜风吹得苏三省身上阵阵发抖,他心火却依旧炽热,苏三省熟练地躲避巡逻的士兵,去陶大春的据点,今天这件事他一定要办成,不然就来不及了。他找到陶大春的据点,轻轻叩响门,一边焦躁地等着陶大春响应。
陶大春很快,几乎是他刚放下手就有一把枪顶在了他背后,他连忙道:“老陶,是我!”
陶大春放下枪急忙问道:“有什么紧急任务吗?”
苏三省扬了扬手中的小马甲道:“紧急任务,去找铁屑炭粉和盐混匀将这个马甲装满,铁多余炭多于盐,立刻!”
陶大春蹙紧了眉头——这是什么奇怪的任务?他刚想开口问,苏三省却疾声打断了他:“紧急任务令行禁止!”
陶大春只得压下疑问,却忍不住问:“那哪有这些东西啊?”
“学校、医院,发动队员可能有的地方都去找一找!”
陶大春看苏三省面色焦急,只道这是某个绝密又紧迫的任务中的一小部分,所以才会如此奇怪,也不再拖泥带水,敬个礼领命就去做。
苏三省从窗户爬进屋内,焦急地踱来踱去,一边掐着表看着秒针不知停歇地走来走去。
等到陶大春再次翻近屋内的时候,天已经朦朦胧胧有些亮了,苏三省掐表一看:三点五十分,还算来得及。
陶大春灰头土脸地将沉甸甸的小马甲交给苏三省,道:“报告,任务完成。”苏三省接过来觉得一颗心也落了地,陶大春还想报告细节,苏三省一挥手制止了他,严肃道:“任务紧迫,我先告辞了。”
陶大春只好压下满腹疑问目送他再次翻窗离去。
苏三省一路躲闪回到家中时,苏姐没开灯却在沙发上披衣等着他,他脚刚踏进门苏姐就站起来要责问他。苏三省则掩好小马甲赶紧先发制人道:“姐~姐~我的事你就别管了,你赶紧回去睡觉吧。”一边说着一边单手将苏姐往门里推,然后迅速给她带上门,拎着马甲就往楼上窜。李小男在沙发上睡得迷迷糊糊,听见动静连忙撑着身子坐起来,苏三省看到打扰了她有些愧疚,柔声道:“是我,没事,你再去床上睡会吧。”
李小男揉了揉眼睛摇了摇头道:“你去哪了?怎么才回来?”
苏三省连忙笑着将装了乱七八糟东西的小马甲递到她面前,神神秘秘笑道:“你猜这是什么?”
李小男伸出白白嫩嫩的手指好气地戳了戳,开玩笑道:“你给我弄炸药顺便炸鱼去了?”
苏三省拍掉她的手,笑嗔道:“乱讲!”又献宝似的扒拉着这黑乎乎的粉末给她看:“这个是铁屑,这个是碳粉,这个白的,认得吧?是盐。这个我学过的,可以发热,你在水里就不会那么冷了。”他的语气低沉了下去:“以前我们打仗的时候,我一个同乡,是为数不多和我关系不错的,他就失足落尽江里去了,他水性还不错,顺着江水漂了六七个小时,后来到了水缓的地方被人救了上来,没多久也不行了,医生说是在水里冻得……”
李小男拍拍他的手,安慰道:“你放心,三省,我会没事的,只要没多久下游就会有人接应我。”
苏三省将脸深深地埋在了她手里,哽咽道:“李小男,你要好好的。我就算是死,也要让你好好的……”
李小男俯下身子拥住他,终于也透露了点离别的不舍,带着哭腔道:“苏三省,你在上海,也、也不许死,听见了吗?”
苏三省擦了擦泪,仰面看她激动笑道:“你放心,我苏三省早把命交给你了,你攥好了别撒手,任他小鬼子,国民党共产党阎王爷都拿不走。”
两个人絮絮说了一会话,交代别后诸事,回忆甜蜜往昔,展望美好未来,不知不觉天已经大亮。李小男深深地与苏三省对视一眼,然后二人起身李小男替苏三省整理衣服,她这次整得极为细致,确认西装上没有一丝皱褶,苏处长的头发服服帖帖之后才依依不舍地送他下楼,苏姐在一旁奇怪地看着他们。
等送苏三省到了门口,李小男又替苏三省拢了拢衣襟,她仰着头深情地看着他,忽而踮起脚来在他面颊上轻轻一吻,苏三省也用力抱紧她。李小男在他怀里轻声道:“去吧,万事小心,你也还有一场硬仗要打。”
苏三省依依不舍地放开手,他们两个人对望着,不约而同地用口型说:再见。
苏三省强令自己硬下心肠,转身赶紧开车门上了车。
李小男目送苏三省的车缓缓离去,低下头转身走近家里。苏姐看她有些失神,赶紧迎上来道:“小男,你和三省是不是……吵架了?”
李小男眼珠微微一动,立马红了眼眶强颜欢笑道:“没有,姐,没有。”
苏姐心中猛然一惊,慌道:“你跟姐说说怎么回事?是不是三省欺负你了?”
李小男嗫嚅道:“还不是因为陈……哎,没事,姐,你别问了……”说罢掩面上楼将自己锁到了屋内。
苏姐在门外急得团团转,气得直骂苏三省,媳妇娶回家这么久了还较什么劲!

评论(25)

热度(7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