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冰温血

秉法如剑斩宵小,天道昭彰终有报

遇仙

李世民折节下士,且严明军纪严禁士兵作奸犯科,不仅招揽了许多人才,在驻地百姓中也取得了好名声。终于,在精心筹备之下,大业十三年李氏于晋阳起兵反隋,李世民为大都督,东奔西走率兵征战,一年后李渊废除杨侑称帝,定国号为唐。
虽几乎衣不解甲,但李世民却倍感充实,一切都在朝着他的目标接近。只有一件事,是十全九美中的缺憾——李世民原本以为和陆雪琪重逢之后就不会再长久地分别,谁知陆雪琪一别之后竟再为主动拜访。却也难怪,本来重逢就非她本意。可李世民听闻青云门在哪扶危济弱,策马狂奔赶去见她却总也是扑空。每次李世民的马蹄哒哒,奔过草地趟过河流,溅上满身泥点,心中描摹了一万遍久别重逢的景象,要拿自己的一身狼狈打趣,要她看到自己的辛苦,要她怜惜自己。可是每一次都落空。每一次李世民听见别人告诉他:陆姑娘已经离开了,总是要站在原地反应半天,再默默无语地转身牵马跋涉回去。来的时候因为一心期盼满心喜悦从不觉得,载着满满失望懊丧回去时才发觉这一路实在是山穷水恶。不要说是长孙,就是素不相识的人看见他这寥落而踽踽独行与山水间的背影,都觉得“陆姑娘已经回去了”这句话实在残忍,李世民却已不知被这句凌迟了多少次了。
长孙氏虽则心疼,却也明白,人人都劝得他,可唯独自己是绝不能开口的。
自从李建成的妻子渐渐上手家务主持中馈之后长孙氏便离家随军,在军中打点李世民的起居。每次李世民一身疲惫一身伤从战场上下来时,营帐里总是亮着灯,长孙氏总会迎上来照顾他,李世民于昏暗的灯光中看着长孙氏含泪而亮晶晶的眼睛,虽觉温暖却也是倍感孤独,长孙是极好的,可为什么她总是不在呢?
长孙氏极爱看书,每次无论李世民多晚回来,长孙氏总是等着他,而灯下也总是一卷书。李世民轻手轻脚地进来,走近专心看书的她,在她头上轻笑:“这么黑看书,当心伤了眼睛。”
长孙氏合卷而笑:“跟着夫君从军以来,所接触的都是见识不凡之辈,每次和他们交谈总觉得自己学识不够,所以抓紧时间读读书。”
李世民接过她递来的茶水,笑道:“说得是,那日我和辅机交谈,他说的典故好些我都不知道,辅机倒是有些瞧不起我的意思。”
长孙氏含笑期待道:“所以夫君应该怎么做?”
李世民看着她慧黠的表情,突然明白过来:“原来你们两兄妹设套在这等着我呢?”
长孙氏给他添上水笑道:“我是内宅妇人,尚且需要饱读诗书腹内才有东西与人交谈,更何况夫君是争天下的大将军呢?”
李世民也含笑道:“是 我年少时转好舞刀弄枪,不好读书,读也只是读读兵法之类,如今走了这样一条路,日后一定要好好熟悉史书典故,还请夫人多多监督为夫。”
长孙氏笑道:“这是自然,我们要一起变得更好。”

陆雪琪原本以为已能完全放下李世民,谁知上次见过他一面之后内心翻涌难抑,她放才知道当她告诉师傅自己决心断绝俗世尘缘时师傅那一句“情之难控”是何意。自那之后,她即便入俗世也处处躲着李世民,甚至有几次她都可以听见李世民问她去向的话,可她一次也没有回头,她害怕一回头,情,就忍不住了。
李世民还是日日与她说话,说说他征战的见闻,说他父亲已经称帝,说他被封了秦王,说他的长子出世了……
陆雪琪听到这个消息时原本以为自己会高兴,毕竟自己说将李世民当做红尘故友,而李世民的喜悦经由声音隔着千里传递过来,可陆雪琪却是满心苦涩。
良久她慢慢吐了一口气,将贺礼交给下山的同门,嘱托他们带给秦王。她望着山峰间终年不散的云,思考着为什么人的情感与思绪并不能受自己控制。

评论(3)

热度(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