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冰温血

秉法如剑斩宵小,天道昭彰终有报

皎皎孤月轮

很负责地说治病过程瞎写的,完全没有科学依据
妈呀写着写着突然觉得快写成蔺若了。。。(⋟﹏⋞)

不敢赌,任何关于林殊的事情萧景琰都不敢赌,尤其是在他重新回来之后,“得而复失”这四个字他萧景琰承受不起。
所以才有此刻秦般弱迎着梅岭的花与雪策马狂奔,紫色的披风迎风飘荡,披风边上滚着一圈雪白的风毛,几乎每一个毫毛尖上都托着晶莹的雪花。
秦般弱身下的枣红马在雪夜中汗气蒸腾,而在她周围则有八骑环绕,这八人显然骑术极佳 时快时慢始终将她包绕在中心,既是防止她逃跑也为她劈开了风雪,梁军军营已然在望。
阒静雪夜中的马蹄惊动了,军营的卫兵,为首的骑手除去面罩——竟是夏冬,他递给卫兵一块令牌,道:“紧急情况,麻烦快去通禀。”
卫兵也不敢怠慢,在雪地里深一脚浅一脚跑去禀报,秦般弱也从马上下来静静敛衣立在雪地中等着。梅岭不愧是梅岭,在军营之处看不见梅花却也能闻到馥郁的甜香。雪光映照,四周亮堂堂,尚能看到当年遗留的焦枯的梅树树桩,要救一个曾被自己设计害死过的人,秦般弱心情一时有些复杂,不过站在新的夏首尊身边,她只能表现得温顺。
来人并不是梅长苏,而是一身白衣的蔺晨,秦般弱看蔺晨极差的脸色,推知梅长苏已如春冰风烛,她勾一勾嘴角,款款走到蔺晨面前福身一拜道:“蔺少阁主,别来无恙?”
蔺晨看清来人是她吓了一跳,道:“秦般弱?!你怎么会在这?你不应该在刑部大牢里吗?你来干什么?我告诉你,你已经害过他一次了,有我蔺晨在,就不会让你害他第二次!”
秦般弱笑容不堕,继续道:“蔺神医此话差异。其一,当年般弱还未掌事,怎么会是我害了梅宗主?其二,我此次来,是来救梅宗主的。”
蔺晨上下打量她一遍,道:“救人?就凭你?”
夏冬手按上了剑。
秦般弱缓缓道:“冰续丹能激发人的潜能,但三个月之后却因心力耗尽而死去,大罗神仙也难救,是不是?”
蔺晨盯着她问:“你怎么知道冰续丹的?”
秦般弱继续道:“我还知道心力耗尽时任何补品都补不进去,纵使有上好的药也是枉然,可如果能封住一脉心力,保住性命,再徐徐以续命的药偎着,纵使不能像正常人一样,维持以往那个病恹恹的梅长苏却也不是难事,蔺神医以为如何?”
蔺晨看她的眼神猛然亮起来,急切追问:“怎样封住心力?”
秦般弱微微一笑道:“梅宗主命在旦夕,蔺少阁主确定要站在这听我细细剖析?”
蔺晨低头挣扎片刻,让出道路来,少有地收起了玩世不恭的态度,恭请道:“秦姑娘,请。”
夏冬阻拦道:“蔺阁主,这是不是太过草率了?”
蔺晨拨开夏冬,郑重道:“夏首尊,实话说,林殊他也就在今晚了,不如放手一搏或可有一线生机。”夏冬欲要再言,蔺晨已急忙推着秦般弱走进营地里了。
秦般弱来到梅长苏帐前,虽已是半夜帐中依旧灯火通明,她掀开帘子走进去,发现此处竟汇聚了当世最顶尖的名医,而观躺在床上的梅长苏却已是气若游丝。
秦般弱对诸人道:“小女子要施展医术,请各位回避一下。”在座诸人都是各地翘楚,连梅长苏待他们也是客客气气,岂有人用过这种语气跟他们说话?正不忿之际,蔺晨却也出来撵人,他是个混不吝的,连他爹也赶紧推到帐外守着去了。秦般弱示意他也可以离开了,蔺晨叹息道:“秦姑娘,说实话我信不过你,肯让你给长苏医治也是没有办法的办法,你就让我待在这里吧,一来能够证明你的清白,二来……即便真的不行……也让我陪他走完最后这一段路。”
秦般弱低头道:“蔺少阁主与梅宗主的情意实在让人羡慕之至。”说罢也不再赶蔺晨,任他背对着自己站在帐门处。
梅长苏已经陷入昏迷,秦般弱除开梅长苏身上堆着的厚厚的被子,他身上热得很,却整个人都在发抖,秦般弱除去梅长苏繁复的衣物,从袖中取出金针,在火上炙烤一下,稳住心神,向他胸口大穴刺去,金针几乎完全没入他体中,紧在外面留了个带线头的尾巴。接着是第二根,第三根……
这金针续命之术原是滑族秘法,因即使封住心脉后续也需大量药材供着,寻常人家负担不起,是以只在皇族中流传,她只用过一次,是救寒疾发作的璇玑公主。只可惜,她最后还是死在夏江手下——金针续命有两种是救不得的,一是失血,二是中毒。
秦般弱努力忘记自己和眼前这个人有世仇,努力压抑着将金针全部刺入他心脏的冲动,一针一针为他施针,毕竟眼前人的命是和自己的命相关联的。
等到七十一根针全部刺入梅长苏四肢、脊柱、心口、咽喉、舌根处之后秦般弱闭目养养神,睁开眼睛向帐门口望去就看见浑身绷得紧紧的蔺晨。她踉跄起身,扬声对蔺晨道:“你过来看看吧。”蔺晨迅速窜过来探梅长苏鼻息,愣一下后笑开,幸好幸好!今日梅长苏的呼吸已比昨晚稳健了许多,他刚想向秦般弱道谢,秦般弱抢先道:“先别高兴的太早,我只是保住他一时不死,他要想再能走能说话,还得靠你们滋养的药,这一点你比我熟。”
蔺晨傻笑道:“我知道,我知道,谢谢你啊秦姑娘,谢谢谢谢……”
秦般弱看他如此高兴,既有些恼怒又有些心酸还有点欣慰和好笑,她为了掩盖这些情绪,掀起帐帘向外走去,对围在帐篷外的各路神医恭敬笑道:“接下来看诸位先生的了。”
大雪已经停了,四周白茫茫有些刺眼,秦般弱拢紧了披风寻香而去,才发现营地东面紧邻着一处梅林,梅树枝干鲜嫩,花蕊上悬垂着露珠。

评论(1)

热度(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