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冰温血

秉法如剑斩宵小,天道昭彰终有报

皎皎孤月轮

经过一天的折腾,梅长苏已经从昏迷中醒了过来,也稍微有些力气开口说话了,他早听说是秦般弱救了自己,所以在秦般弱来为自己施针的时候并无惊讶,只是虚弱笑道:“秦姑娘一定没想到会有救治苏某的一天吧?人生机遇实在难测。”
秦般弱并没有多少笑意,她福身行礼道:“般弱还要恭喜林帅大获全胜,此次还朝陛下一定大加封赏,或许会赐婚也未可知。”
梅长苏摇摇头,缓缓道:“我已经让人将林殊的讣告送往云南与金陵了。”
秦般弱猛然抬起头,失态地问他:“你不要活了?”心中盘算着如果林殊死了,萧景琰会给她一条什么样的路,她笼在袖中的手紧紧搅在一起。
梅长苏虚弱地咳嗽两声,胸腔止不住的起伏,嘶声道:“林殊应该死在梅岭,与四万赤焰军将士一起,这不也是秦姑娘所希望的吗?”
秦般弱蹙眉盯着他,几乎要掩不住恨意,心想道:我希望你死在十三年前!
梅长苏虽然虚弱,可目光却依旧透骨钉一样锋利,他注意到她的眼神,反而笑笑,继续道:“秦姑娘不必担心,赤焰冤案已结,江左盟也有人可托,林殊可以安息,梅长苏也可以隐退,而苏哲却要活着,为了故友新交也为了爱人。”
秦般弱心下一松,忍不住问道:“那你可想过霓凰郡主和当今陛下?他们得知你的‘死讯’该是怎样伤心?”
梅长苏自失一笑,目光焦点放远,仿佛自言自语一般问道:“秦姑娘,我的命你有几成把握留住?”
秦般弱盯着他并未回答。
他自顾自说下去:“秦姑娘知道‘狼来了’的故事吗?我自知命系垂丝,不知道哪一日便会离去,到时候我是与亲人团圆,只会将悲伤留在在世的人。所以要让他们认清我随时会死这一事实,适应我离开的生活,等那一天真的到来,就不会太过难过。”
秦般弱咬唇不语,忽而朗朗大方行一礼道:“十成。”
“我有十成把握保你不死,只要你筋骨还在,只要我秦般弱命还在,你便不会死。”
“所以,还请苏先生庇佑般弱性命。”

评论(2)

热度(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