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冰温血

秉法如剑斩宵小,天道昭彰终有报

皎皎孤月轮

接下来几日蔺晨一直对秦般弱摆出一副臭脸,偏偏还在她身边转悠,秦般弱跟他搭话“哼”一声转身就走,送药的时候把药往她面前一推就开始抱臂生气。飞流找他玩他也兴致缺缺,飞流好奇地盯着气鼓鼓的蔺晨问道:“蔺哥哥,不开心?”
梅长苏看着抱胸假装看风景的蔺晨温和道:“你蔺哥哥等着秦姑娘跟她道歉呢。”
飞流瞪大了眼睛:“坏人,蔺哥哥,欺负。”
说着飞身到秦般弱身边推了她一把:“坏人,欺负蔺哥哥!”
秦般弱身体往后一倾,蔺晨见状赶忙要拉住他,结果秦般弱自己稳住了身子,蔺晨扑了个空脚下被绊了一下,反而落到了水中。
飞流指着水中漂浮的蔺晨,对梅长苏道:“看,蔺哥哥游泳!我也要游!”
梅长苏憋不住笑道:“不行。你蔺哥哥长得胖不怕冷,你是小孩子,不可以游。”
“哼!”飞流撅着嘴回到了船舱内。
梅长苏走到船舷边,拍了拍扶手道:“蔺兄,这么高的护栏你怎么翻出去的?你身法太快,没看清楚,能不能再给我和秦姑娘演示一遍?”
蔺晨抹了一把脸上的水道:“你们几个没良心的,也不拉我一把!”
秦般弱蹙眉道:“你别开玩笑了,他还在冰水里泡着呢,快点,咱俩合力拉他上来。”
梅长苏愣了一下,秦般弱催促道:“快点,我一个人拉不动他。”
他也没有反驳——蔺晨轻功高强,上来根本无需他俩助力——只是也跟着伸出了手。
蔺晨从水中腾身而起,只虚握他俩双手略一借力,便又回到了甲板上。
秦般弱缩回冰凉的手道:“你赶紧回去换衣服吧,真冰。”
蔺晨也学着她当日的腔调:“我和秦姑娘又没有利益关系,秦姑娘关心我做什么?包藏着什么心思?”
秦般弱下意识地好心被他如此出言嘲讽,内心又气又委屈,冷笑一声道:“是般弱多事了。”
说罢拂袖离去,蔺晨见端架子端崩了,赶紧追上去:“哎哎,你这人怎么这么不经逗啊?”
梅长苏看着他俩的背影若有所失地一笑——或许自己把人性想得简单了,秦般弱或许机关算尽,可她的确也是一个和他们一样有血有肉的人,也会回报得到的善意——尽管或许会很少,但至少不是无可改造的。
蔺晨追着秦般弱解释:“你不要生气…我刚刚是故意那样说的……”秦般弱走得更快,蔺晨追得并不费力,可怕自己身上的水弄到她身上又想凑近了跟她说话,这就弄得有点难办。蔺晨叹气道:“哎呀!我不是故意说的,呃,我是说我那样说但是不是那样想得你知道了吗?你看看,你觉得我说话难听,你生气了,难道那天你说的话好听吗?我听着就不难受吗?是不是呀?”
秦般弱已经走到了,她停住脚步扭头对蔺晨凶巴巴道:“关我何事?”说着走进房间。
蔺晨见她开口说话,虽然凶,但却并不担心了,他止步在门口笑了开来。
秦般弱听见他的笑声,瘪瘪嘴更恼怒,却也不得不承认他说的对,但是,但是……即使是自己有错在先,又怎么抹得下面子嘛。
蔺晨笑了一会,转会身回房换衣服去了。晏大夫在梅长苏房内探头看了看,不高兴地道:“你也不劝劝他,笑得跟个二傻子似的,魂都快让人勾走了!”
梅长苏笑道:“他老大年纪好不容易春心萌动为什么要劝?”
晏大夫道:“那可是秦般弱啊!”
梅长苏低头沉思了一下:“嗯,秦姑娘人长得美,又聪明,蔺晨配她的确差一点。”
“哎呀!你真的没有成见?”
梅长苏叹出一口悠长的气道:“他俩要真能成了,有蔺晨看着秦般弱,也不会再出什么乱子。蔺晨我是信得过的,他看起来大大咧咧,实则心细如发,在秦般弱手里也吃不了亏。”
“那……故人呢?”
梅长苏低沉道:“我这条命即握在秦般弱手中,这或许已经是对……故人的辜负。”
晏大夫自知失言,反过来安慰他道:“也不能这么说,当年秦般弱尚年幼,并未参与事件,也不能……哼!老夫一定要把那金针续命之术钻研出来!”
梅长苏也改换轻快语气:“那你老人家可得快点,要不然还没等你钻研出来,我好了,可就没人给你做实验咯~”

评论(8)

热度(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