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冰温血

秉法如剑斩宵小,天道昭彰终有报

皎皎孤月轮

这次之后秦般弱与蔺晨算是把矛盾说开了,两人的分歧也搁置不提,每天吃吃药、聊聊天、吵吵嘴,当然,大部分时候都是秦般弱嘲讽蔺晨,梅长苏补刀,而飞流惊讶地看着,他现在没那么讨厌秦般弱了,甚至有点喜欢她,因为她每次都从蔺哥哥手里把自己“救”出来并把蔺哥哥怼得哑口无言,特别厉害。
而经过这些天的相处,秦般弱有些明白梅长苏如何能够聚集一群江湖能人为他卖命了,他的确时时能让人如沐春风——如果他想的话。秦般弱一直在不动声色地观察他的言行,并暗中思索着如何模仿他、超越他。
从北境到云南,他们走了近两个月,随着时间推移,并且越来越向南,一路上春意也越来越浓,等到了云南的时候竟已是山花烂漫。
几人即将靠岸,梅长苏立在船头看山花倒影入水中,笑道:“万物长苏,你们来巧了。”
秦般弱睁大眼睛看这眼前灿烂景色,她很少出京,出来也只是在附近踏踏青,生平第一次感受到这样蓬勃热烈的生气,山花简直是竞着生长,仿佛要涌到你面前似的。
蔺晨笑看秦般弱,炫耀道:“你没来过云南吧?我告诉你啊,这还只是一小小部分呢。云南是块风水宝地,种子落地就能长得蓬蓬勃勃,那水啊,清得连游鱼的鳞都能看清楚。下去我带你看啊。”
秦般弱微笑,仰起头看他,蔺晨期待地看着她,却听秦般弱道:“不需要。我想苏先生会安排的吧?”
梅长苏忍笑道:“当然,苏某可是东道主,哪有让客人安排的道理?”
蔺晨抽气道:“嗳,我说你这人脸皮够厚的,你和霓还没成亲呢怎么就东道主了?”
秦般弱问道:“苏先生以前来过云南?”
或许是受盎然春意感染,或许是由于见到爱人兴奋,梅长苏带上了温存甚至有些羞涩的笑意,缓缓道:“说出来不怕秦姑娘笑话,我与霓凰分离的那几年里,想她的时候就南下,希望自己能与她靠近一些。也有几次侥幸撑到云南,那时候我去山坡上走走,远远看看穆府的方向,希望能有幸远远观望她一眼。”
蔺晨刚想伙同秦般弱笑梅长苏扭捏别扭,却发现秦般弱并没有觉得好笑的意思,她怔怔望着有些不好意思的梅长苏,表情又钦羡又失落还有些惘然和悲伤,蔺晨心漏了一下,他觉得秦般弱有些……可怜。
秦般弱立即收敛了神态对梅长苏微微一揖道:“苏先生与郡主的深情,实在让人羡慕。”
蔺晨一路上都没有说话。

评论(3)

热度(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