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冰温血

秉法如剑斩宵小,天道昭彰终有报

遇仙

等到她落到李世民的宫殿中时卫士们十分惊慌,她却连看也没看他们,就向内冲,卫士们纷纷交戢拦住她,霎时院内一片兵戈之声。这兵戈声惊动了屋内的人,长孙氏款款走到门口威严问道:“何事喧哗?”一抬眼就看到包围圈中的陆雪琪,她忙挥退卫兵迎上来执手道:“陆姑娘,快请。”
一进到内室陆雪琪就闻到一股淡淡的血腥味,她望着塌上躺着的不省人事的李世民,问道:“怎么回事?什么毒?”
长孙氏扼要答道:“太子宴请时下了毒,什么毒太医也不清楚。”
陆雪琪心跳得几乎要冲出胸膛,她摸了摸李世民的脉,感受到那虽微弱却依旧顽强的脉搏,心稍微定了下来。
李世民仿佛有感应似的睁开了眼,迷幻笑道:“我怕不是已经死了吧?”
陆雪琪到此才听见长孙氏开始低声啜泣。
陆雪琪拍拍他的手温和笑道:“不要说话。”
李世民却摇摇头,虚弱道:“我此番怕是命不久矣,只是挂念你,我的情你应当明了,从少年时我变盼望着能如你得谐秦晋,哪怕有片刻虚名也好,雪琪,你……”
长孙望向她的眼神里也满是哀恳,道:“雪琪妹妹,我不介意的,如果你愿你这王妃的位子…让给你也可,世民他这些年夙夜以盼……”
陆雪琪却坚定打断她,对李世民道:“我可以为你去死,只这一件事万万不行。你亦不会死。你于天下有大用处,我拼了命也不会让你死。”
她握一握李世民的手,转头对长孙氏轻轻道:“王妃可以回避一下吗?我要诊治殿下了。”
长孙氏无有不允。
李世民看着平静温和的陆雪琪,心中却十分紧张:“这法子不会危害到你吧?”
陆雪琪轻轻一笑,在他眼上虚盖一下,轻声道:“睡吧。”
陆雪琪也不知道李世民中得什么毒,但她有个万用的法子,她于青云之巅夙夜修炼,所得灵力皆是至纯至净的,能化解世间万毒。
只是……此番,需要不少灵力。
她有些踌躇,却并非吝惜这些修为。她叹了一声,摸了摸李世民的脸,轻声道:“以后我怕是护不住你了……”
还是坚定了决心,开始吐纳练气,为李世民催毒。
经过一晚修炼,精气运行一百零二个周天,李世民体内的毒终于被排干净,只是仍旧十分虚弱。
陆雪琪拿起天琊剑缓缓向外室走出,也一夜没睡的长孙氏赶忙迎上来,陆雪琪对她笑道:“已经无碍了。”
长孙氏看她面色过分苍白虚弱,连忙问道:“那陆姑娘你呢?你怎么样?”
陆雪琪身体晃了晃,长孙连忙扶住她,陆雪琪对她笑道:“劳烦王妃替我准备一间房间休息一下,如果陛下问起,就说我已经回青云了。”
长孙氏蹙眉问道:“陆姑娘,这是何必?我非肚量狭小之人,亦不是没有娥皇女英相谐之鉴……”
陆雪琪虚弱一笑道:“你知道我想要的是什么。”
长孙氏辩道:“陆姑娘,和氏璧微瑕,但也是宝玉!”
陆雪琪平静道:“是。只是非我所欲。”她扭头盯着长孙氏的眼睛,虽然虚弱眼中却有炽烈的光:“无妨爱我短暂,但求爱我赤诚。”

评论(9)

热度(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