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冰温血

秉法如剑斩宵小,天道昭彰终有报

判官笔

判官笔

明楼手拿号码牌排着队等着进入地府,人可,不对,鬼可真多,明楼默默收了收肚子。
“第二百三十三亿三千三百三十三万三千三百三十三号。”穿着工作服的小鬼唱到了明楼的号码。
明楼紧了紧大衣,到门口登记,一个小鬼旁边竖着歪歪扭扭写着“前生善恶此时明,分毫不差;来生顺逆定今刻定,各得其所。”的牌子,正咬着笔歪头看着手中册子,含糊道:“我念给你你听听对不对哈。”
明楼看他昏昏欲睡的样子,心中腹诽,恐怕牌子上这两句话很难达到。
小鬼含糊地念着明楼功过,听得明楼昏昏欲睡,心想怪不得要排这么长的队,但仍在心里把一件件事对了一遍,很多事他都几乎想不起来了,却没想到仍为判官笔所记,等到念完功之后反倒是寥寥几句就念完了过,明楼心中暗喜。小鬼抬头将笔递过来,问道:“孽鬼明楼,可有异议?”
明楼心里挣扎了好一番,也没有接过笔,小鬼催促道:“没有的话,赶快画押吧,二百三十三亿三千三百三十三万三千三百三十四号还等着呢。”
明楼深吸一口气,手点在“过”那一栏,道:“这一栏记漏了。犯鬼明楼,民国三十四年,曾负汪曼春。”

——————————
甜饼后记,强行he

小鬼挠头翻了翻他的生平,果真曾负无罪之时的汪曼春,舔了舔判官笔笔尖,又添上一笔,将比与簿子都递给明楼,道:“赶紧画押拿表去领转世文牒去吧。”
明楼看了看,问:“在哪签名?”
小鬼不耐烦道:“都行都行。”
明楼提笔,在与“汪曼春”并肩的地方,题下“明楼”二字,对小鬼道:“这样行不行?”
小鬼吸了一口气:“啧!你可真够酸的,今生名属今生,来世你俩也不叫这名啊。”
明楼还想说些什么,被小鬼赶紧推走了:“下一个,二百三十三亿三千三百三十三万三千三百三十四号!”
明楼转了好几个地方,排队排到头疼,终于盖齐了印章。最后明楼饮下孟婆汤之后,在孟婆汤发挥效用之前将文牒捧到眼前,想努力留住今世记忆,却被押送的无常劈手夺过。他只记得最底下朱笔批了一行字:“孽鬼明楼,沪上汪曼春,今生有债未销,判来世相见。”

评论(13)

热度(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