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冰温血

秉法如剑斩宵小,天道昭彰终有报

皎皎孤月轮

第二日霓凰竟给秦般弱办了个小型送别会,这倒让秦般弱惊讶极了。蔺晨却没有出席,据说是昨天喝醉了酒吹了风伤寒了,只让人带了一句话:哪天要是大梁宫中管不起秦般弱饭了,他琅琊阁大门永远向她敞开。
秦般弱敛衽对众人一拜,谢过他们心意,飞流扭扭捏捏从梅长苏后面蹭过来,捧了一罐糖递给她,认真地道:“这个、给你,平安。”
秦般弱咬住了唇看着他,心中触动不已,这份澄澈心意实属难得。她又向众人深深一拜,这次是真心实意的。虽与眼前这些人皆是宿敌,与众人相处这数月,却是她一生中难得放松又温馨的时光。而她如今前路茫茫,要做的事也与他们所愿相违,恐怕必要辜负他们今日相送的情谊了。
秦般弱坐在轿辇上,在即将进入建康宫时掀起了窗帘回头一望,身后滚滚红尘,风烟草木俱都随着帘幕落下断绝如隔世。而前方机谋重重,野心勃勃,则已经在静待她了。

而此刻烟涛江波之上,蔺晨站在甲板上负手看水面上盘桓的鸥鹭,梅长苏笼着披风慢慢踱到他身后道:“抱歉……”
蔺晨有些惊奇:“你有什么好抱歉的?”
梅长苏斟酌道:“你这么些年来唯一一次铁树开花,却没能……”
蔺晨愣了一下,仰天大笑,道:“哈哈,你怎么这么狭隘?人与人美好的感情绝非只有男女风月之情。”
“那你对秦般弱?”
蔺晨转回身看平静江面上层层波纹,缓缓道:“我待她好,是因为我怜惜她。智计百出,容貌昳丽,出身高贵,这些本是别人羡慕都羡慕不来的,老天却偏偏教她家破人亡、寄人篱下、命途多舛。怜惜美好的东西,不是人之常情吗?更何况多情如我蔺公子。她秦般弱愿意去深宫里,那我明年琅琊美人榜就不排她了,哈哈。”
梅长苏也淡淡笑了,多情吗?他倒觉得蔺晨薄情,诸般女子,他一概待人家一样温存体贴,可这不过是他的修养好,实则种种类类诸诸个个,他是从未上心过的。若是果然有人芳心既许,也一概修养极好地不承认、不回应,可秦般弱属不属于这个范畴?
他望着蔺晨的背影,魁梧敦实,就算立于凄冷秋风之中也不觉萧瑟,更何况如今春意融融呢?以他之旷达,就算秦般弱对他略有不同意义,那也无需担心。

评论(3)

热度(4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