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冰温血

秉法如剑斩宵小,天道昭彰终有报

我有所念人(苏三省×李小男)(一百四十一)

苏三省隐藏的焦虑在下班时间唐山海和他擦肩而过把纸条塞到他手心是达到了巅峰,他迫不及待地到无人处拆开纸条,这是唐山海誊好的译文,满纸不过表彰许诺云云,这在以前是苏三省苦心钻营的,而现在不过成了满纸空言——他只看到了最后两个字——平安。
这两个字让苏三省瞬间活过来,一颗攥得紧紧的心也渐渐松开,他将纸条贴在心口傻笑半天,对整张纸上的字一遍一遍反复推敲,他甚至觉得整张电报冗长的很,只要“平安”两字就够了,“平安”即代表情报顺利到达,代表功劳他们已经知晓,代表李小男身体无恙,代表她已立稳脚跟……苏三省傻笑半天,将纸条填入嘴里,一下一下咀嚼,他从来没有觉得墨水像此刻一样美味过。
苏三省的心定了下来,唐山海的心却一直飘飘荡荡,陈深已经“死亡”,上峰决定让唐山海与徐碧城“和好”,搭档潜伏。这对唐山海来说不是个好消息,一来是增加了自身的危险,二来是他也必须与风韘了断。不过后来他彻底接受并且拥护了这个命令,契机发生在那时。
风韘所在的学校要排演一个节目,唱《六州歌头·少年侠气》,开始老师一个个听的时候说她唱的最好“乐中带愁、悲里含壮,有家国离恨之感又不堕志气”,选她做领唱。但后来同学间议论纷纷,说得不好听,她虽未同唐山海说起过,但苏三省在路上时都听见有学生议论:“她也配唱《六州歌头》!”等到排演节目时风韘果然没有解释地落选了,那一天唐山海有事出任务,苏三省开车回家的时候恰巧遇到她站在学校门口,周围虽有许多学生但却离她远远的,她一个人站在那里仿佛茫茫大海中的一座孤岛。苏三省打量了她一会,觉得小姑娘真的蛮可怜的,唐山海还常常与他说仁义道德,他对待爱人方面可比他要道德多了。这么想着苏三省就顺便载了她一程,捎她回行动处等唐山海。
唐山海因着这一曲《六州歌头》终于狠得下心将她推开,恰巧风韘考上了北平的大学,打算举家搬往北平,摆脱此地狼藉的名声。
两人就此分别,唐山海徐碧城“重归于好”,李默群为了拉拢唐山海一同制衡苏三省,推荐了他做东亚政治研究所所长。唐山海表面上感恩戴德,背地里和苏三省“弹冠相庆”。
成功获取“归零计划”之后苏三省在国军方面的任务是继续深潜,这自不用说,可共产党方面以前都是李小男直接对苏三省下达命令,李小男临行前嘱咐苏三省,新的上线会在米高梅舞厅与他接头,让苏三省口袋里揣一朵红玫瑰,吸哈德门香烟,自有人过来找他。
苏三省照做之后惊讶地发现来找他接头的竟然是一个浓妆艳抹的舞女,当对方顶着一头爆炸一般的卷发、熊猫眼一般的眼影、吃小孩一样的口红(ps:这一切都是直男苏三省的视角)缓缓说出暗语时苏三省吓了一跳,这简直有损他的清名,不过苏三省很快就反应过来,在以后的日子里他也开始混迹风月场所周旋于众舞女之中来掩护接头行动。
这一行为最直接的后果就是导致了苏处长在所有人面前爱妻人设崩塌,行动处的人不敢说什么,苏姐却直接炸了,她和苏三省吵得翻天覆地,最后愤而出走,回老家了。苏三省看着空荡荡的家,又是欣慰又是寂寥。

评论(34)

热度(1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