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冰温血

秉法如剑斩宵小,天道昭彰终有报

不醒梦(二)

传说中的he结局是真实存在的吗_(:3」∠❀)_宣白女孩今天有点想看斩夭_(:3」∠❀)_

许宣感觉自己快要被撕裂了,潜意识控制他不断地去靠近她,可理智告诉他自己和她仅是素昧平生,她是谁?为什么自己一直在梦中寻找她?
许宣扶着疼得发涨的太阳穴喃喃念道:“白…夭夭,白夭夭……”
白夭夭在房中凝望着许宣离开的放向,冷凝却突然站在门口敲了敲门,笑问:“姑娘,我可以进来吗?”
白夭夭擦去眼泪,连忙道:“冷凝,进来吧。”
冷凝有些惊讶:“你知道我的名字?一定是师兄告诉你的。你叫什么名字?”
白夭夭才醒悟过来眼前的冷凝不是下一世的冷凝了,她道:“我叫白夭夭。”
“白姑娘,”冷凝蹦蹦跳跳地走道她面前,拉起她的手八卦道:“白姑娘你是怎么和我师兄认识的?你们认识多久了?发展到哪一步了?”
夭夭被她拉着手有些不习惯,连忙撇清道:“不是,你不要误会,是宫上在药师宫入口处把我救了回来,我们之前并不认识,你放心,等我还清债马上走,我会好好干活的。”
冷凝懊恼地叹一声道:“我还以为师兄开窍了呢,谁知道他还是这样。”说罢又摇着白夭夭的手道:“白姑娘,你不要误会,我师兄这个人看起来很抠门,其实真的是个好人,而且很洁身自好、医术高超、样貌英俊……是个当夫婿的好人选呢。”
白夭夭有些震惊,试探问道:“你是在向我推销他吗?”
冷凝笑眯眯地点头:“白姑娘这么年轻,应该还未有婚配吧?”
夭夭更加震惊,她拧着眉看了冷凝好一会,才轻声问道:“你不喜欢他吗?”
冷凝立刻撇清:“哇!师兄这么抠门毒舌不解风情,我怎么会喜欢他呢?”说罢立刻掩嘴,忐忑地看着白夭夭,弥补道:“我是说……师兄虽然是个好人,但是和我并不是很合适……”
夭夭疑惑地念道:“奇怪,怎么会这样?”
冷凝在她眼前挥手道:“白姑娘?白姑娘?要不我先回去了,我跟你说的你好好考虑一下哦。”
等冷凝走了之后白夭夭仍在出神,这是怎么回事?明明是复制临安城的景象,为什么冷凝不再钟情于许宣?
如果——如果这里和临安城并不一样的话,那么齐霄和小青呢?既然冷凝在,那么他们会在吗?
夭夭一想到小青有可能在这里,哪怕是个幻象也够她心急如焚,她连忙施法到了小青的洞穴,洞穴之中风物依旧,却是小灰在作威作福。
小灰在中间喊:“咱们山君外出,把洞府交给我,大家就都要听我的话,要不然就是跟山君过不去。”
底下有小妖不服:“那你让大家都给你偷萝卜也是山君吩咐的?”
小灰有些理亏:“嗯……这个、当然了,那个,萝卜大家可以一起吃码……”
小鹿首先嚷嚷:“我才不吃萝卜呢!”
正当大家嚷嚷时,白夭夭飞身跳到小灰面前,小灰被她突然出现吓得抱着耳朵四处乱窜。白夭夭抹了把眼泪,看着眼前的小妖,带着浓浓的鼻音问道:“你们还记得我吗?”
众小妖纷纷摇头,小灰缓过神来,指着她道:“你、你是什么人?敢、敢来我的——我们山君的洞府闹事,我们山君知道了不会放过你的!我们山君可、可厉害了!”
白夭夭径自问:“你们山君呢?”
小灰有些心虚道:“我们山君马上就回来!”
白夭夭含泪惊喜道:“真的吗?!她什么时候回来?”
到底是有小妖看她含笑带泪,又是惊奇又是怜悯,问道:“你是什么人啊?”
白夭夭想起了和这些小妖经历的种种,她和相公几次受这些小妖心火相助,在这个幻境中他们虽然不记得自己,却活得好好的,这个幻境对她来说真的算得上是万分仁慈了。她道:“我是你们山君的朋友。”
小灰质疑道:“口说无凭,我跟着山君这么久怎么不知道有你这么个朋友?”
“你们山君叫做小青,是一条修炼千年的青蛇,为人最讲义气,你叫小灰、你是小鹿、你是……”白夭夭热泪盈眶地指着每一个小妖叫出他们的名字。
小妖们议论纷纷:“她认得我们每一个人哎,一定是山君告诉她的……”
白夭夭又问:“你们山君去哪了?什么时候回来?我非常非常……想念她……”
小灰还想扯个慌,却已经被实诚的小鹿抖了出去:“我们也不知道山君去哪了,有一天山君匆匆回来跟我们告了个别,交代我们要与人为善就离开了,说是去修炼,也不知道山君什么时候回来。”
白夭夭闻言捂住口鼻啜泣,慢慢蹲下。小妖们关切地问:“怎么了?咱们山君不会有事吧?”
她抽泣道:“她肯定会没事的,我只是……太想她了……”
小灰上前一步道:“那个,你既然是山君的朋友,山君临走前嘱咐我照顾好大家,那我也就勉为其难地罩着你吧,还不谢谢我?”
白夭夭擦去眼泪,心想,这幻境中的福泽既然能克制她的法力,那么也一定能克制其他小妖的法力,她施了个法把小灰的兔耳朵变了出来,一边问道:“我刚才听说你让大家帮你偷萝卜?”
小灰惊慌地捂住耳朵,想把耳朵变回去,却不得其法。白夭夭继续问道:“你们山君交代你们要与人为善,你就是这样做的?”
小灰遮着耳朵惊慌道:“娘娘娘娘,我错了,你赶紧把耳朵给我变回来吧,我、我这样怎么见人啊。”
白夭夭挑眉道:“大家不是都得听你的话,你不是要罩着我吗?”
小灰连忙摇头:“不不不,山君不在,听您的听您的,您说了算……”
白夭夭又一抬手,将小灰的耳朵变了回去,小灰狗腿地问:“娘娘您怎么称呼?”
白夭夭站在中间,对大家笑着介绍自己:“我叫白夭夭。”
小灰连忙带着大家作揖喊道:“白娘娘好~”
白夭夭连忙摆手道:“不用这么客气。”
她这一摆手,倒让小灰看见了她手心的紫色莲花,小灰惊讶地倒吸一口气退后一步道:“万象令?你是妖帝?”
白夭夭才想起来自己手心有万象令,连忙笼起手掌,众小妖有些懵:“妖帝?您真的是妖帝?妖帝怎么和咱们山君认识的?”
说着众小妖就要下拜,白夭夭连忙施法阻止他们道:“哎哎,不用拜。我是妖帝,可这三界各自相安,并不需要我出面安抚平定,我这妖帝是与不是,有与没有又有什么区别呢?”
小灰纠结道:“可是,您是妖帝啊。这么大的官,我们……”
白夭夭笑道:“在你们面前我不是妖帝,只是你们山君的好朋友,你们还是叫我白娘娘就是了。”
白夭夭又和他们聊了一会,得知他们山君原来是无法无天的性子,可有一天山君从外面回来却仿佛转了性子成熟了很多一样,交代他们与人为善保护自己就说要出门修行了。白夭夭努力忍住眼泪,理清了来龙去脉,在这幻境当中,原本存在的小青是她们相遇之前的小青,而那天回来的小青,却是经过了一系列事情后的小青。那么“真正的”小青也一定在这幻境当中了。她交代了小妖们不要打扰人的生活,承诺自己一定会帮他们把山君找回来,自己会常常回来看他们的便离开了洞府。
她先往伏魔山庄走去,和元一大侠叙了叙旧,得知齐霄正在外面游历除妖,有一阵子没有回来了。
她回去的路上仔细思考着,这幻境中的事物有的和外面分毫不差,有的却又不相同,她是真,小青是真,小妖们是幻,冷凝是幻,怕是在外游历的齐霄也是幻。
那么他呢?许宣是真还是幻?
她又摇了摇头,是真是幻又有什么要紧呢?他就在她眼前,会说会笑,会生气,会高兴,这些不是幻。
她抬头忘了忘天幕,小青又会在哪里呢?她的灵珠曾经在小青体内待过,小青也以灵珠为自己修复了灵珠,她们两个人的灵珠之间一定有感应。她一边往药师宫中走一边感受小青的气息,的确存在,却十分微茫,不能让她察觉出准确的定位。
她专注地感受气息,却没有察觉自己又走进了药师宫附近的瘴气中。

评论(9)

热度(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