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冰温血

秉法如剑斩宵小,天道昭彰终有报

爹系男友、宠物系女友了解一下?(四)

许宣上网买了份教材,过两天才到,他这两天先给白夭夭在手机上下了许多早教软件,电视上也整天放早教儿歌,什么“字母歌”“红灯停,绿灯行,黄灯亮了等一等”之类的。
这天许宣在办公室吃午饭的时候一直盯着电脑看,小梁凑过头来问:“上班时间玩电脑,许老师你看什么呐?《凡人修仙传》?!噗嗤!许老师你心态还挺——”
许宣抬头盯了她一眼,她立刻将“挺中二的”几个字咽了下去,谄媚笑道:“您心态还挺年轻的。”
许宣放下碗筷,心情有些患得患失,他沉思问道:“小梁,你们年轻人现在不都说什么养生吗?怎么能活得久一点?”
外面有人喊医生,小梁赶忙咽下一口饭应了一声就往外走,扭头对许宣道:“许老师,真诚告诉你,辞职吧,辞职是最好的养生方式。”
许宣下班后把还没处理完的细碎工作都扔给同事处理早早驱车回了家,还没到楼下他就远远看到了自己家的窗户透出来的灯光,许宣轻轻笑了。
他推开门走进去,白夭夭连忙迎上来,道:“许宣,你回来了。”许宣笑着摸了摸她的头,道:“以后困了就睡,不用等我。”
白夭夭眼神飘了飘,许宣疑惑地向后看去就看到亮起的手机界面停留在游戏上——贪吃蛇。手机响起了音乐,夭夭连忙走回去手忙脚乱地操作:“啊啊啊啊啊!撞墙了!”最后沮丧道:“死了,我都玩到五百多了,使场里最大的呢。”
许宣深吸一口气,恼怒地问道:“你不是特地等我?今天的字认完了吗?古诗会背了吗?英语字母学会了吗?音标会读了吗?”
白夭夭低头揪着衣角:“这个……”
许宣拿起她的手机调成了学生模式,又递给她道:“洗漱洗漱睡觉了。”
白夭夭结果手机惊奇地发现什么应用都打不开了,她追着许宣道:“许宣许宣,你对手机干了什么?它坏了、坏了……”
许宣泰然自若地刷牙。
许宣买的课本什么的终于都到了,他还买了个铁艺床,为了照顾白夭夭的少女心特地买了有繁复花纹的,摆在了客房里。收拾好之后他对白夭夭道:“以后你睡到客房里。”
白夭夭不舍地看了主卧一圈,道:“可是,我已经在这里睡习惯了呀,我认床的。”
许宣面无表情道:“不行,这是我的房间。”

然而晚上的时候许大夫躺在欧式铁艺公主床上思考自己为什么这么好说话——一定是因为自己太善良了。
许宣教白夭夭真的是教的一个头两个大,他盯着办公室电脑看淘宝上琳琅满目的教辅书,皱着眉头问:“小梁啊,你上学的时候都用什么辅导书啊?”
小梁四仰八叉瘫在椅子上有气无力道:“许老师你不也上过学吗?”
许宣道:“我是学神,不能和我比,我想知道你们这种凡人用的什么辅导书。”
小梁:🙄🙄🙄🙄
许宣又问道:“小学用什么比较好?”
“我小学初中都没用过辅导书,随便买两本习题集就行吧。”
许宣点点头,想了想自己以前的刷题速度,给白夭夭每科买了三本习题集。
他又问道:“那高中呢?”
小梁翻了个白眼:“对我们这种凡人,薛金星王后雄曲一线都讲的差不多 不过那时候我英语最喜欢用《教材1+1》。”
许宣道:“为什么?”
小梁慢慢把椅背放下去,半卧在椅子里道:“因为它是彩页的,颜值高。”
“你好肤浅啊。”说着许宣下了单。
小梁觉得不对劲,问道:“许老师你要当家教吗?小学初中高中一条龙服务啊?”
许宣支支吾吾道:“那个,住我家的那个……山区小姑娘嘛,她们那教育特别不好,基础也没打好,我给她辅导辅导。”
小梁:“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许老师你这是表叔啊还是当爹啊哈哈哈哈哈哈。”
许宣不悦道:“谁告诉你我是表叔了?我们两个平辈好不好!”
小梁无辜一摊手:“齐法师说的啊。”
许宣:“这个齐霄!”
许宣一边聊着一边下单,不知不觉已经有了十几个未发货,而过两天忙着收快递的夭夭还以为许宣买了什么好东西,全然不知生活已经要对她这只小白蛇下手了。
这天许宣休班正在给白夭夭上课,让许宣比较欣慰的是白夭夭只是知识不会,理解能力还是挺强的,并没有出现小梁吐槽她以前教过的学生告知5=x,问x等于几都不知道的情况。
白夭夭正在联系二元一次方程的应用题,满眼都是鸡与兔子有几只脚,她悄悄打了个哈欠。就在这时门铃想了,许宣叮嘱她好好做题,就起身去开门。
来人是许姐姐,她一进门就举着手机控诉:“我给你发微信你怎么没回?我和人家姑娘等了你三个小时。”
许宣把姐姐的包接过来,又给姐姐倒水,一边道:“我跟你说了我不去相亲啊。”
白夭夭听见相亲两个字,停下了比,竖起了耳朵。
许姐姐继续唠叨道:“你都三十一了,连女朋友都没有,你看看你周围哪还有光棍,你们科室小梁最小是吧?人家上着研究生都有男朋友了,你毕业多少年了?”
许宣无奈道:“姐你观念怎么这么老,现在都二十一世纪了,三十一岁很大吗?人生的终极意义又不是结婚。再说我周围怎么没有单身的,齐霄和我差不多大,不也光棍一条吗。”
许姐姐眉毛一挑:“齐霄?”接着上下打量了许宣一遍,闭目痛苦道:“唉!这事真发生在我身上了!”
接着拉着许宣的手一边往里走道:“唉,姐姐就你这么一个弟弟,想要的无非是你开心,齐霄——就齐霄吧!你们两个也是一起长大的,情谊深厚原属正常,就是没有孩子……真令人遗憾,不过你放心,以后有了外甥不会不管你的……”
许宣一脸懵逼,赶紧让她打住,道:“姐,你想什么呢???我是直的!!!”
白夭夭听见他说奇怪的话,出口问道:“许宣,什么是直的啊?”
许姐姐听见有女孩子的声音,既欣喜又埋怨地看了许宣一眼赶紧往里走,白夭夭看见许姐姐眼睛一亮,连忙站起来喊:“姐姐好!”
许姐姐却愣在那里,回身重重拍了许宣一下:“你!你这个禽兽!”
许宣:???
接着许姐姐拉着白夭夭的手道:“许宣怎么把你骗来的啊?你家在哪啊我送你回家。”接着颤声问道:“你有多大了啊?有十五了吗?”
接着要来拧许宣的耳朵,道:“我原来以为你不结婚是因为同性恋,谁知道你是恋童癖!你这!这、这还不如齐霄呢,这是违法的啊弟弟!”
白夭夭连忙来拉许姐姐的手,道:“姐姐,你干嘛啊……”
许宣连忙喊道:“她十八了,十八了!”
许姐姐把身份证翻来覆去看了三遍,又特地看了防伪的水印,才敢确信这的确不是个假证,白夭夭的确有十八岁了。
许宣发动他所有写作文的能力编了个故事来圆他和白夭夭的关系,这回肯定不能说是远方亲戚了,他的亲戚他姐姐比他清楚多了。
他磕磕绊绊道白夭夭是个贫困山区的孩子,得了……心痛的病,她家人带她出来治病,但他们以为是个大病,就把她丢在医院了。许宣看她可怜为她检查,其实没什么病,但她身无分文没有户口没有身份证也没有文凭,根本没有办法养活自己,于是许宣就暂时收留了她,并为她辅导功课。白夭夭睁着眼睛说瞎话:“姐姐,我从小就特别喜欢上学,但以前没有条件,多亏了许大夫圆了我渴求知识的梦想,我一定会好好学习,将来报答他。”
许姐姐盯了许宣两眼,道:“我这铁公鸡弟弟竟然也会有这么好的心肠,真是不容易。”接着拉着白夭夭的手道:“夭夭,你就放心住下,不过添双筷子碗的事,好好学习,其他都让许宣干就行。”
许宣:“……”

评论(4)

热度(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