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冰温血

秉法如剑斩宵小,天道昭彰终有报

爹系男友、宠物系女友了解一下?(终章)

用爱发电的我真的高产_(:3」∠❀)_奖励自己一朵发发🌸

许大夫提前过上了上班、带娃、辅导功课、操心一日三餐、衣食住行的奶爸生活,以前休班的时候他偶尔会去看个电影放松一下,现在是想也不要想了,每次休班就抓紧时间给白夭夭辅导功课,希望她能混个文凭。
夭夭表示很心累,她打出生之后从来就没有这么用功学习过,偶尔小梁会拐着夭夭出去逛街,夭夭大倒苦水:“我原来只看到你们吃的好、住得舒适、出行方便,还有很多那什么高、高科技,有很多好玩的东西,没有想到你们上学要上得这么苦😭”
小梁同情地看着她,插刀道:“不,我们没有你苦。我们十五年学的东西许老师打算让你两年内学好,还是你比较惨一点。”
夭夭:“……”
小梁劝解道:“想开一点,现在还是好的,你还没有学到高中课程呢,那时候你将迎来真正的噩梦。☺”
夭夭内心os:这街不逛了!
小梁以前休班的时候可能会在寝室瘫一天,到现在她热衷于各种出去浪:看电影、撸串、短途旅行,并且每次都要配文:好不容易休班了就是要出去走走,出来玩腰也不酸了腿也不疼了一口气也能上五楼了……
连带着齐霄也是各种:今天又和同事聚餐了、这电影还真不错、有个小长假刚好出去旅游……
许宣黑着脸刷着他俩的动态,夭夭凑过头来看,哀嚎道:“小梁齐霄他们又出去玩了,我什么时候也能不做题啊……”
许宣手指一动,屏蔽了他俩的动态,对白夭夭道:“等你高考之后我带你出去玩,羡慕死他俩。”
夭夭脸贴在桌子上,嘟囔道:“我可不可以不学习,做一条咸鱼啊……”
许宣敲敲桌子,皱眉道:“你从哪学到这些乱七八糟的词?”接着道:“不学习行啊,”夭夭立刻直起身眼睛亮晶晶地望着他许宣继续道:“那把账结一下吧,每月房租就这地段、这使用面积、这装修,我也不多收你了,算你一月五千;辅导费,像我这种名校博士毕业的市面上可是难见到得很,还是一对一定制服务,给你算友情价,一小时二百,你算算这一年多每天最少两小时,我休班的时候十小时,这是多少钱?还有吃饭,你天天吃这么多还吃这么好,伙食费不要赖啊。还有衣服、出去逛街、零食等等,你不学习拿什么换?刷盘子?”
白夭夭垮着脸道:“一千年了你怎么还是个钱串子精啊。”
她想了想又道:“这是多少钱了,我好好学习好像也八百年还不清吧?”
许宣微微低了头,不去看她的眼睛,含笑道:“还不清也还有别的抵债方式。”
夭夭立刻睁大眼睛道:“什么方式啊?”
许宣盯着她的嘴唇,觉得心跳得有点快,他脸十分热,轻轻向前探身在她嘴唇上触了一下,也不敢多做停留,亲完之后立刻忐忑地望着她,生怕下一秒她就给自己一个嘴巴子。
白夭夭惊得动弹不得,睁大眼睛看着许宣。许宣被她绯红的面颊流动的眼波鼓励,轻轻抱着她,慢慢吻了上去。
等到两个人都气息凌乱时许宣才恋恋不舍地分开,白夭夭羞得面若桃花,眼睛都不知道往哪里放,乱瞟着问道:“这……这就是你说的其他方式。”
许宣黑脸中也透出了红,耳朵红得透明,低着头道:“若是你还不清,那就用一生来偿还。”
白夭夭连忙道:“成交,那我……不学了啊?”
许宣却轻轻抚了抚她的面颊,道:“我好歹是名校博士,我的夫人起码要有点文化修养吧?”
为了这一句话,白夭夭拼命学习,为了自己能够和他匹配。
一年后白夭夭终于参加了高考,高考完那几天许宣觉得简直比自己高考完还放松,白夭夭忐忑地等待成绩,许宣却毫不在意似的挪了年假带着她四处游玩。
等到出成绩了,白夭夭一方面又是惊奇一方面又是忐忑,虽然过一本线了,但比之许宣当年可是差得远远远呢。
小梁挖了勺冰沙道:“你不能和许老师比,那种人凤毛麟角,你用两年时间从无到有考到这种成绩已经是很优秀了。对了,你想学什么专业?”
白夭夭头摇得像拨浪鼓,轻声道:“不知道,我就想和许宣离得近一点。”
小梁一口冰沙差点喷出来:“你俩不是亲戚吗?近亲结婚可不允许啊!你你你怎么会看上许老师这么刻薄毒舌抠门的……男神的!”原来正说着许宣推门走了进来,吓得小梁赶紧改变话风。
许宣冷哼一声道:“我和夭夭是远了八百万里的远方亲戚,有些人管的这么宽还不如操心操心自己的毕业论文。”
小梁连忙谄媚道:“夭夭啊,要想离许老师近一点倒也不是没办法。某大虽然分数线高,但护理专业收的分比其他低很多,但我不建议哈,一来护理专业是个二本性价比不高二来护士真的是又苦又累啊,为了许老师,我觉得不值得。”最后一句话她几乎是贴在白夭夭耳朵上说的。
夭夭不假思索:“嗯!就这个了,我回去就报!”
小梁扶额。
许宣问夭夭:“好吃吗?”
夭夭使劲点点头,许宣对服务员笑道:“每个口味来一份,带走。”
小梁惊讶道:“许老师你这么壕!”
许宣拎起一兜冰沙揽着白夭夭往外走,回头对服务员指了指小梁,道:“她付钱。”
小梁:!!!
白夭夭上大学的时候已经二十岁了(户口本上),这是一个正常高值,但她容颜不改看起来还是很幼小,很容易和周围的同学打成一片。小梁鼓励她多参加社团、学生会活动,拓宽视野,而许宣则极力贬低这些是形式化主义。
看透一切的小梁:【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打什么主意.jpg】
等到白夭夭大学毕业,顺理成章地进入了某大附院工作,她和许宣朝夕相处,终于在一个在平凡不过的下班的晚上对许宣道:“许宣,小梁下周订婚了。”
许宣翻了个白眼计算要出多少份子钱,然后白夭夭坦坦荡荡地道:“咱们什么时候订婚啊?”
许宣心中猛然震了一下,他望着白夭夭坦荡而希冀的眼神,心中无上动容,他顿了顿道:“你……想好了吗?这些年的确是我不对,很大程度上限制了你的交际圈,你能看到的优秀的异性很少……”
白夭夭打断他道:“我两千年里见过千千万万人,可我想要的,一直只是你。”
许宣连忙道:“等等。”
白夭夭疑惑地看着他忙进忙出,许宣背着手对白夭夭道:“闭上眼睛。”
白夭夭听话地闭上眼睛,期间想眯眼偷看被许宣无情制止,许宣叮叮咣咣了半天,夭夭惊恐道:“你没事吧?”
许宣吸着冷气道:“没事,磕茶几上了,现在睁开眼睛吧。”
白夭夭睁开眼睛,眼前用蜡烛围了一圈爱心——虽然是过生日剩的食用小蜡烛,许宣单膝跪在温暖的灯影里,举着一枚钻戒,有些羞涩地道:“戒指我早就准备好了,虽然场景有些简陋,但我的心无比赤诚。”他故作镇静道:“白夭夭,让你捡个大便宜,你以后有荣幸和我共度余生”说着他慢慢将戒指套到夭夭手指上,望着她的眼睛无比坚定道:“——这也将是我一生最大的荣幸。”

许宣和夭夭举办了草坪婚礼,婚礼上来了一众许宣的老同学,都在兴奋地议论许宣这个人不厚道,竟然时髦地交了养成系女友。看着许宣敬酒,笑呵呵道:“恭喜,老年人终于摆脱光棍身份。”
许宣微微一笑:“大龄剩女没资格说我。”
小梁跳了起来:“许老师我下个月就结婚了好吗!!!你才大龄剩女!!!”
许姐姐在那拉着白夭夭夸夸而谈他弟弟的爱情故事,许宣满含爱意地看了白夭夭一眼,继续去堵他那一群同学同事的嘴,齐霄和小梁各自准备了一个小盒子神神秘秘地交给许宣,让许宣打开看看。许宣难以置信地看了他一眼,道:“你们两个铁公鸡,不会准备了一盒子份子钱吧?”接着打开看,是两盒青草。接着两人大笑着分头跑开,一边道:“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老牛吃嫩草。”
许宣看追不上他俩,轻轻摇了摇头,道:“呵,幼稚。”接着扭头无比幸福地注视着白夭夭,轻轻道:“我才是嫩草好吗。”
两个人含笑对视着慢慢走进,此时礼花炮想起,纷纷繁繁的花屑落下,这是——完结撒花。😉

评论(7)

热度(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