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冰温血

秉法如剑斩宵小,天道昭彰终有报

忆中人(觅肉)

锦觅甘心下凡千真万确是为了肉肉啊,毕竟她到最后都没吃驴肉火烧!QAQ
流水账,刚开始的时候特希望锦觅开后宫,肉肉是正宫旭凤小鱼都封个贵妃当当,彦佑封个妃吧,还有月孛星使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忆中人
锦觅×肉肉
锦觅有两段时光是最快乐的。
一段是她和水神爸爸相认之后,水神爸爸那么慈爱而且德高望重,庇护她、关爱她,而且还有特别温和可亲的临秀姨。她第一次知道有父母竟然这么好。当然,如果临秀姨减少天天为她下厨这方面的慈爱之心的话锦觅会更开心。
还有一段,就是水镜当中三千多年的蒙昧时光,那时候她无父无母,不知道自己是男是女,甚至连男女之分都不知道,整天懵懵懂懂地快活着。
在这蒙昧之中,却也有个人是与众不同的,那便是,肉肉。那时候和她一起玩的小精灵有很多,她向来的口头禅是“大家都是朋友嘛”,但这朋友之中,却也于她不知时分了亲疏远近——肉肉是她最好的朋友。明明连翘住的离她最近,可偏偏是肉肉担了“最好”这两个字,她大部分的快乐都来源于肉肉。
她们一起荡秋千,一起放兔子捉弄老胡,一起完不成课业被长公主罚,一起溜出水镜……
往昔的时光,已难回溯了。
那一日仿佛是她人生河流中泾渭分明的一条分界线,将她所有无忧无虑没心没肺的快乐隔在彼岸,剩下一个满心愧疚满身罪孽的锦觅留在此岸,那是她眼泪的起始,是她悲剧的开端。
其实细细想来,母亲算出的她万年情劫原应在此处,如果没有失去肉肉,她应该会一直没心没肺懵懵懂懂地快活下去,不会去想什么大罗金仙,不会整天心心念念地念着灵力,不会认识天界一干人等,不会……想要涤荡这自身罪孽却最终却是沾了满满一身。
后来的事大家都清楚了,她为了复活肉肉巧遇旭凤随他上天界,却被扯进父子相疑、母恶子忤、兄弟阋墙的一场场漩涡当中,她对这些一直是懵懂无所觉的,和谁有婚约她不关心,谁情系于她她不明了,谁的心机手段她看不透——唯有复活肉肉是唯一明晰而坚定的信念。
上清天的斗姆元君说话实在不好听,可听到肉肉能够重新回到她身边她也就原谅其说自己是一只恶虎了,甚至看她也觉得慈眉善目了,毕竟肉肉能够回来是自己最开心的事了。
天后要她下界历劫她不是不知道这其中必有阴谋,大家都以为她是智商捉急得为了吃才这么甘之如饴的,但没有人知道她是为了肉肉。为了她,百死不悔。
她在在告别众人跳下因果玄机轮盘的时候,心中浮现的,唯有肉肉的脸,她心中祷告:大罗金仙,求求你,不要让我忘记。
然而还是无可避免地忘记了。
纵使不相识,不相认,她们还是成为了最好的朋友,一起磕磕绊绊长大。
脚上的红线使她的命运牢牢和旭凤绑在了一起,她和羌活也开始从幼时的亲密无间到后来渐行渐远,她知道羌活对她下了毒,如果是别人她必定恨之入骨施以报复。可是,若是她……若是她她便怨不起来,甚至想着,若是这条命被她拿走那也算是恰得其所。
直到两个人永别的时候,锦觅才猛然想起前尘旧事,想起眼前这个又陪伴了自己一世的姑娘便是肉肉。一切都在重演!一切都没有办法改变!即使她上了天、找到了大罗金仙、拥有了深厚的灵力却还是无能为力!
母也天只,不谅人只!
她怀中肉肉的魂魄渐渐消散,这一次就是永恒的失去,凡人中毒后孱弱的肉身支撑不住她的悲恸,与凤凰的承诺她也无心顾及,仿佛天地之间只剩下白茫茫一片扯不开的伤悲,肉肉死了,她来凡间的夙愿已经终结,没有什么可以留下的理由了——她猛然呕出一摊血,魂归天界。
心口的痛仿佛具象化地随着血液流向了四肢百骸,心脏每一次搏动都牵扯着令人烦躁的疼痛。人间七苦,她今日方尝尽个中滋味。爱别离,竟然那样苦,苦得仿佛剥夺了她所有的快乐。
她回到了天界,这次连一点希望都没有,连可凭吊都原身都不剩,一千年来汲汲以求不过是一场徒劳的赤诚。
没人发现,自那以后,她便很少笑了。
直到吐出陨丹她回味这段“友情”才发现以往她不知道的情愫,润玉和旭凤都心仪于她,可有有谁知她心中第一人又是谁呢?
彼时她尚是男儿形状,肉肉对她可曾有过……和她一样的心思?
永远问不到答案了。

浮沉百年身,飘零忆中人。旧游今永已,心事尽成尘。

评论(5)

热度(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