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冰温血

秉法如剑斩宵小,天道昭彰终有报

脑补boy与点赞狂魔没有故事的故事

五.初心不改

杨过开着车游荡在喧闹城市里,正赶上晚高峰,商圈附近堵得一动不动,他内心纷乱复杂,不知该往何处去。他突然想起小龙女,心中一片酸软,决心立即去见小龙女,只有姑姑是永不会嫌弃他用不会抛弃他的,任凭这世界喧嚷繁华,他们两个依偎着取暖就够了!
杨过有了主意,内心也渐渐平静下来。

等他到了小龙女的住处已经有十点多了,他仰头望着楼上某一扇漆黑窗子,这扇窗户永远也不会亮起灯火。
杨过走到门口掏出了钥匙,还没打开门突然发现猫眼后隐隐约约有一只眼睛,漆黑的楼道里,猫眼里透出阴沉沉的眼神,杨过瞬间觉得后背有些发凉,他干巴巴敲门道:“龙儿,是我。”
门打开了,小龙女带着热切的笑意道:“过儿,你回来了。”杨过笑着走进门,一边换拖鞋一边道:“是啊,今天我还见了程英她们呢。”
小龙女去给他倒水,在这阴暗逼仄的空间里她却有如在明处,来去自如,她一边接着水一边问:“那真是太好了,他们两个人还好?”
杨过接过水来笑道:“都挺好的。”
接着他们两个人就陷入了沉默,这沉默并不使他们感到尴尬,他们日常的相处模式就是如此。
杨过窝在老旧柔软得不像话的沙发里一口一口啜着水,小龙女倚在他的肩头,杨过有一肚子的话想说,却又化为了腹内的一声叹息——她不会想听的。
如何界定他们的关系?
杨过一直宣称一直强调,他们两个人是恋人,是最契合的灵魂伴侣,和她在一起的时候杨过特别安心,永不担心被再次抛弃。可是若说是恋人,他们抱守的界限却宽松的多,她不拒绝甚至不反感程陆襄对杨过的觊觎,甚至引以为豪。
他们两个人羁绊极深,难分难解。在杨过十三岁那年,小龙女收留了从寄宿制学校逃出来的杨过,自那之后,她是他实际上的监护人,杨过没有再去过学校,小龙女在家教他——就如同当年她师傅对她一样,他们似师生,似姐弟,似母子,到最后终于纠缠成恋人,小龙女脸上漾起了甜甜的笑。
杨过内心百味陈杂,和姑姑沉默的默契并没有缓解他的孤独,他反而在她温热的呼吸中更感受到不被理解的孤寂,这是他十六年前从没有想到过的。
想到那十六年,他又想到了郭芙——是郭芙造成了他们十六年的分别。可他不恨她,甚至有些感激她,若姑姑没有入狱十六年,他们恐怕早就回到这个老旧狭小的居民房蜗居着了,又怎会有他的功成名就?
功成名就,杨过闭上了眼睛,他为什么对出人头地汲汲以求?他微微笑了起来,想起自己幼时的初心,想要功成名就不过是想要她高看自己一眼。她永远不会看得起自己,在她眼里他永远是第一次见面时那脏兮兮的乞儿,是毒贩的儿子,拐卖犯的同党,或许也是个拐卖犯——杨过紧紧捏紧了玻璃杯。

评论(1)

热度(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