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冰温血

秉法如剑斩宵小,天道昭彰终有报

脑补boy与点赞狂魔没有故事的故事

六.见义勇为
第二天杨过与小龙女分别之后回到了自己的公寓,他们并不住在一起。小龙女曾经态度强硬地要他与自己同住,可杨过却对外面锦瑟笙歌的生活有着戒不掉的向往,总归是她爱得更深一些,所以终究是她低下头来。
杨过回到公寓之后却只是开了一盏灯,他望着灯照的有些反光的白墙发呆,心想,他哪里是向往锦瑟笙歌的夜生活,他想要的不过是一盏灯而已,而小龙女的公寓永远不会亮起灯。
小龙女有特殊恐惧症,并且有些自闭,她害怕光,拒绝与外人接触,甚至在居民楼里居住了这么些年,同一个楼层的邻居恐怕都没见过她正脸。
她“师傅”原本是个武术教练,因为受过情伤选择蜗居在家,后来收养了小龙女。小龙女幼年时代与少女时期都在黑暗中度过,师傅去世之后每日相对的只有一个家政阿姨,直到十三岁的杨过跌跌撞撞地闯进来,她的生命仿佛才从那一刻活起来。
杨过解锁手机,那个人没有任何动态,他扯松了衬衫领口决定出去透透气。

外面的空气不算太好,尽管已经是晚上,地面的热气依然扑棱棱往上涌,幸好他站在高处还有些清凉的夜风。杨过趴在在天桥栏杆上往下望,百无聊赖地数着底下经过的车辆,却在这最松弛的时刻听见了让他浑身紧绷的一声呵斥——“站住!”
郭芙。
绝不会错。
他扭过脸去就看见郭芙三步并作一步地冲上天桥,前面还跑着一个极其瘦小的人,天桥实在说不上宽,这两个人你追我跑引得路人分分侧目。
郭芙跑得脸色通红,嘴中一边喊:“小偷!拦住他!”
行人一时还在观望,小偷已经跑到杨过眼前了,杨过轻轻巧巧地一伸脚,那个人就被杨过绊倒,因着惯性还在地上滑行了几米。
郭芙忙着跑过去反剪了那人双手,才扭过头道谢:“多谢帮忙……诶?杨大哥?好巧啊!”
杨过微微笑,才刚想答话,那个小偷突然激烈地挣扎起来,郭芙扭过脸一脚踢在他腿弯,怒道:“老实点!”
杨过刚想搭话就又见一个高大的人影跑了过来,一手举着手机一手拎着两杯奶茶,也是跑得气喘吁吁,正是耶律齐。
他一停下来就问:“怎么样?没事吧?没伤到吧?”
郭芙冲他一笑,带着娇嗔道:“怎么可能,要这样就伤到我也太草包了吧!”
耶律齐抿着唇摇摇头,想把手机递给旁边的人,却突然发现寒着脸站在一边的竟然是杨过。他惊讶地道:“杨兄弟,好巧!”又把手机递给杨过,道:“你能帮我举一下手机吗?”
杨过寒着脸接过手机心想这耶律齐什么时候了还想着录视频!他想干嘛?发朋友圈吗!
耶律齐把奶茶往地上一放,接替过郭芙别着小偷双臂,一边念叨:“把奶茶袋子取下来,绑上他。我刚买完东西出来你就不见了人影,我就知道又听见有人喊抓小偷就知道你一准儿又冲了上去,你说你也不等我一下或叫我一声,你一个人多危险啊。”
郭芙一边用两个打结连在一起的塑料袋紧紧缚住小偷,一边噘着嘴道:“别担心嘛齐哥,我身手很好的。”
等郭芙缚好了,耶律齐示意郭芙控制小偷,他开始搜身,在小偷身上发现了三个钱夹,耶律齐一一向镜头展示,还在小偷裤兜里发现了几枚锋利的刀片,耶律齐冲郭芙示意了一下,道:“你看,多危险,这次多亏了杨兄弟,要不然你和他搏斗起来说不定就会吃暗亏。”又转过头极其认真地道:“这次真得多谢杨兄弟,帮了我这冒冒失失的家属,等着芙妹休假我们夫妻二人请你吃饭。”
杨过扯了下嘴角,道:“不必了,我和…郭小姐自幼相识,怎么可能见义不为?举手之劳,耶律兄太客气了。”
郭芙笑道:“本来有能力的人见义勇为就是道德义务,再说杨大哥现在可不差你这顿饭。”
杨过了解郭芙,她这句话本来没有特殊的意义,可“杨大哥现在可不差你这顿饭”这句话却总让他如鲠在喉,怕是他以前落魄的样子已经刻在这两个人脑海里了,他微微低了头,突然很想念姑姑。
耶律齐也觉得郭芙这句话虽是无心,但杨兄弟生性敏感多疑,恐怕冒犯到他使他记恨芙妹,正要开口转圜两句,就听见郭芙抱怨:“这可不是聊天叙旧的好时候,咱们快把他送到派出所吧。”
耶律齐也只得把话咽下,他将从小偷身上搜来的东西装好,接过手机,再三对杨过道了谢,控制着小偷和郭芙一起向最近的一处走去。

杨过望着他俩的背影,还能听见他俩的交谈声——“齐哥怎么办,他身上这么些伤,这算不算事故啊?”
“别怕,我都拿手机记录下来了,画面虽然有些晃,但还是能看清的。你啊,下次出门逛街干脆挂个执法记录仪。”
“嘿嘿,我这不是见义勇为,忍不住嘛~还是你细心~”
那两个人影越走越远,在杨过眼里却仿佛越来越清晰,男的高大俊朗,女的高挑明丽,实在是郎才女貌的一对,杨过紧紧攥住了拳。
郭芙的背影越来越远,杨过忽然陷入了深深的恐惧——再一次被抛弃的恐惧。他紧紧抓住阑干大口呼吸,以前的事一桩桩一件件在他面前上演。

评论(3)

热度(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