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冰温血

秉法如剑斩宵小,天道昭彰终有报

皎皎孤月轮

萧景琰原本考虑错了,林府已不适合居住,是以他在林府左近又赐了一处宅子给梅长苏,还提了“苏府”的牌匾,与林府只一墙之隔,还开了小门沟通,这下与住在林府也没有太大区别了。
接下来的三日萧景琰日日找梅长苏,梅长苏也频频入宫或者出府去和他那些故人叙旧,有时候萧景琰来也会扑空。秦般弱偶尔路过时能看见他孤身一人在庭阶下负手看桃花,阳光撒在垂下的宽大的袍袖上泛出一层金光,整个人也敛了以往的执拗锋利之气,无比闲适的样子。
以往秦般弱遥遥行一礼,便也识趣走开。今日萧景琰却心情极好的招手让她过来,秦般弱不明就里款款走过来。春日的阳光照得人懒洋洋的,回廊台阶上铺着飞红点点,萧景琰低头看她的脚尖,突然温声道:“秦先生莫要踩了花瓣。”
秦般弱惊讶于他的孩子气,脚下一顿,在一片花瓣中仔细找着落脚的地方,走到他身边,行礼道:“陛下。”
萧景琰又转回了身,负手抬头看一枝桃花,轻快道:“秦先生看这树桃花开得多好。”
秦般弱不知道他到底什么意思,答道:“是,草木也蒙陛下宽仁泽被,是以开得灿烂以报陛下。”
她这马屁拍得尽力,可萧景琰却不太喜欢,秦般弱一看他皱眉头心思转了千回,已决定日后改变对他的态度。
萧景琰瞥见她春日里也着棉袍,在这暖阳之下也似乎很冷似的,斟酌道:“秦先生的寒疾是什么时候落下的?可是很厉害?”
秦般弱答道:“这是我们家族素有的不足之症,只要遏制得住也与常人没什么两样。”这话是真的,本来她只是稍稍畏冷,但因着全盘失败心力交瘁与困顿牢中阴冷潮湿才导致寒疾的爆发。
萧景琰又问道:“那日常吃些什么药?”
“最近在吃蔺少阁主配得药。”
萧景琰默了默,又道“那个……宫中已经收拾好了,秦先生明天就可以入住了,你可还有什么需要的?”
“全凭陛下安排。”
“……朕想给你住的宫殿改个名字,秦先生可有什么高见?”
“全凭陛下安排。”
“……不如叫铃幔阁怎么样?”
这下秦般弱不得不反驳了,她沉吟一会,终于下定决心小心翼翼道:“……未免太俗气。”
萧景琰在她惜字如金之时尚能找话题尬聊,这次有所回应,更是饶有兴致问道:“‘红袖招’这个名字不俗气吗?”
秦般弱摆出了几分傲气:“大俗即大雅,‘红袖招’这三个字中红袖既指现实中的红袖,又以‘红袖’代指美人,虽是建筑名称却既有名词又有动词,俨然是一个短句子,这三字即能让人联想到一红衣女子倚门而笑向过往行人扬起罗袖招手,音形色香都宛在眼前,虽未免流于轻浮,可又点名了红袖招所做的生意,这个名字不是妙得很吗?”
萧景琰盯着她,眼睛也蕴含着亮闪闪的笑意道:“如此听来的确是很妙,那依先生的意思要给你居住的楼阁起个什么名字呢?”
秦般弱略一沉吟,道:“莫若‘释遗’二字最能表现般弱心情。”
萧景琰轻笑一声,转过身拂了拂衣襟上落花,道:“释知遗形?先生果真能做到这几字?”
秦般弱微微行一礼:“陛下大可静观后效。”
萧景琰回身一笑,秦般弱微微惊了一下,他身后是春日骄阳映着烂漫花枝,可他一笑间容光竟使三春好景都失色。
他缓缓道:“那便如先生所愿,朕拭目以待。”

评论(2)

热度(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