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冰温血

秉法如剑斩宵小,天道昭彰终有报

脑补boy与点赞狂魔没有故事的故事

七.年少龃龉

郭杨两家是世交,要杨过来说,他和郭芙却算得上宿敌。他们两人的爷爷都是奋战在一线的缉毒警,在一次任务中都因公殉职,留下两个遗腹子,就是他们两个各自的父亲,郭靖杨康。
郭奶奶靠抚恤金与微薄的抚养费和四处打零工把郭伯伯教养长大,郭伯伯也报考了警校,因为他心眼实诚又不惧死,毕业后破获了几起大案,升任很快,机缘巧合又与蘅箫集团董事长的独生爱女两情相许,爱情事业双丰收,自此走上人生巅峰。
而他抓捕的那些毒贩当中,有一个就是他父亲,杨康。
当年他奶奶改嫁嫁入豪门,却不知那个处心积虑接近她讨好她的贵公子就是害死她丈夫的贩毒集团头目,她不问事务一直没有发现第二任丈夫的真面目,也疏于对孩子的管教,杨康就一直在毒窝里长大,小小年纪就接手了他继父的贩毒集团,在这条路上越走越远。郭伯伯抓获他之后念及上一辈的情谊,曾苦口婆心劝他好好交代,但杨康这么些年来声色繁华浸淫,又沉迷毒品,早将自己这一条命看得轻如草芥,嘴中的话真假掺着,给警方造成了不小的麻烦。
杨过也成了遗腹子。
他母亲是杨康还未彻底沦落之前的恋人,她目睹着杨康一步一步误入歧途,怎么劝都不肯回头,于是伤心的离开了他,却在那时已经怀上了杨康的遗腹子。
杨过时常会想,或许自己的生命本就是一个错误,那个人本应终止的血脉在自己身上延续,所有人都把他的过错看做自己的原罪,他们认为自己堕落是再正常不过的事,并不是因为自己经历了什么,而是因为自己身体里流淌着一个罪犯的血液。
杨过的母亲带着杨过十分艰苦地生活,劳累与重担使得她早早撒手人寰,杨过那时候已经有了自己的思想意识,他逃避被送去孤儿院,他认为只有被抛弃的孩子才会被送去孤儿院。他不是被抛弃的,绝不是。
他开始在街上四处流浪,看到收容所之类的工作人员就不停地跑,直到有一天遇见了出门游玩的郭伯伯一家。
他面目肖极杨过,即使在厚厚的污垢之下郭伯伯也一眼看出了他与故人的相肖之处,再加上郭伯母超群的话术,他的底细很快被套得一丝不剩。他很想逃,可郭伯伯钢铁一样紧实慈父一样温暖的怀抱禁锢住了他。
那时候郭芙才七岁,她皱着眉头扯着妈妈的衣角道:“他这么脏,爸爸为什么抱他啊。”
这是杨过与郭芙结仇的开端。

郭家收养了杨过,杨过开始过上了正常孩子的生活,但因他辍学多年,学校里的课程已完全跟不上,天才郭伯母亲自帮他补习,但因着她态度淡淡,杨过认定郭家的人都不会对自己好。
郭家同时还养着一个烈士的两个孩子,大武小武,他们与郭芙相处时间更长,彼此更亲厚,杨过每每想融进去却总是觉得差些什么。他是毒贩的儿子,大武小武是缉毒烈士的儿子,他们天然就将他看做仇敌,杨过也无意讨好他们。几个人在一起不欢而散的时候更多。
郭靖因为杨过早年吃了不少苦,对他多加容让,每次都责备自己女儿和两个徒弟,这倒让杨过产生了自己是外人的芥蒂。
大事上一向是郭靖做主,黄蓉虽有不满,但敬爱丈夫,也没有表现出来。
直到有一天,杨过又与郭芙起了争执,大武小武自然挣着袒护郭芙,他们在楼梯转角处争执不休。大武小武联手推搡杨过,杨过几乎要被他们抵到墙角,郭芙还在那拍手叫好,杨过忽而就愤怒不能自已,他狠狠往外一撞,往郭芙那一扑,郭芙就尖叫着滚下了楼梯,一路从楼梯顶端滚到了底端。
郭伯父郭伯母一推门进来正好看见这一幕,郭伯母当时吓得魂不附体,赶紧上前查看女儿的伤势,好在小孩子骨头软,并没有伤到骨头,只是有几处淤青。
但她一想到杨过用心险恶,就忍不住双目喷火地盯着杨过,大武小武还叽叽喳喳地在一旁告状。尽管杨过自己为了拉住郭芙在楼梯上也滑行了几阶,蹭的胳膊膝盖全破了皮,鼻子也流了血,但他仍是一抹鼻血睥睨地看着郭伯母。
郭伯母温声安慰了三个孩子,又打电话叫家庭医生过来给郭芙检查,杨过内心也是惴惴,他性情激烈不能自控却绝不想伤了郭芙。
郭伯母全程没有再多看杨过一眼,她安顿好三个孩子后把陪着杨过的郭伯伯叫进了卧室,杨过不知道他们夫妻是怎么交涉的,只知道郭伯伯从卧室出来抱歉地和他商量他愿不愿意去寄宿学校。
杨过突然又涌起了被抛弃的恐惧,如同母亲去世时一样,再一次被抛弃。他几乎喘不过气来,却仍是梗着脖子不屑道:“我巴不得呢!谁爱在这里呆了!”他这句话说得极大声,想是要证明什么似的,眼睛不住往楼上瞥,却没有人来反驳他。
郭靖觉得有些心酸,自己尽力照拂这个故人之子,却还是捂不热他的心。
杨过看见郭靖心酸心里更加不好受,他却只是咬紧了下唇。
杨过被送到寄宿制学校那一天郭芙还问他:“杨哥哥,你多久回来一次?”
杨过赌气道:“我永不回来了!”
一家人把杨过送到学校门口,杨过还故意背着众人高声道:“你们也不用来看我,反正那个家我是在也不回去了!”
小武呛声道:“你狂什么,你学费还得师父师母出呢!”
杨过涨红了面颊,大步踏进了学校。

评论(5)

热度(44)